姓名:

Email:

單位:

心得:

 

 

 


唐朝時代,有一位德山大師,精研律藏,而且通達諸經,
其中尤以講《金剛般若波羅蜜經》最為得意。
因俗姓周,故有「周金剛」的美稱。

當時,禪宗在南方很盛行,德山大師就大不以為然地說:
「出家沙門,千劫學佛的威儀,萬劫學佛的細行,都不一定能學成佛道,南方這些禪宗的魔子魔孫,竟敢誑說:『直指人心,見性成佛。』我一定要直搗他們的巢窟,滅掉這些孽種,來報答佛恩。」
於是德山大師挑著自己所寫的《青龍疏鈔》,
浩浩蕩蕩地出了四川,走向湖南的澧陽。

一日途中,突然覺得飢腸轆轆,
看到前面有一家茶店,店裡有位老婆婆正在賣燒餅,
德山大師就到店裡想買個餅充飢,
老婆婆見德山大師挑著那一大擔東西,便好奇的問說:
「這麼大的擔子,裡面是裝什麼東西?」
「是《青龍疏鈔》」
「《青龍疏鈔》是什麼?」
「是我為《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作的註解。」
德山大師對於自己的著作,現出很得意的神情。
「這麼說,大師對於《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很有研究?」
「可以這麼說!」
「那我有一個問題想請教您,您若能答得出來,我就供養您點心;若答不出來,對不起,請您趕快離開此地。」
德山大師心想:
「講解《金剛般若波羅蜜經》是我最擅長的,任妳一位老太婆,怎麼可能輕易就難倒我!」
隨即毫不在意地說:
「有什麼問題,妳儘管提出來好了!」
老婆婆奉上了餅,說道:
「在《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中說:『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不知大師您是要點那一個心?」

德山大師經老婆婆這一問,
呆立半晌,竟然答不出一句話來。
心中又慚愧又懊惱,
只好挑起那一大擔的《青龍疏鈔》,悵悵然地離去。
德山大師受到此次的教訓後,再也不敢輕視禪門中修行人,
後來來到龍潭,至誠參謁龍潭祖師,
從此勇猛精進,最後大徹大悟。

省思

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當下把握這念清楚明白、作主的心,
清淨的智慧便能現前。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