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Email:

單位:

心得:

 

 

 

 

從前,北方有一位技藝巧妙的木師,
用木頭雕塑了一個相貌端正、衣飾逼真的女子。
木女能夠來回走動,還可以斟酒敬客,
只是不能開口說話而已。

當時,南方有一位善於繪畫的畫師,
木師早已耳聞畫師的大名。
於是,準備了上好的酒食,要宴請畫師。
席間,木師便讓木女為畫師斟酒夾菜,
畫師不知道這女子是木頭做的,
以為是真的女子,心生愛戀。

不知不覺,天色已晚,木師便留畫師住下。
並讓木女侍候畫師。
畫師欣然答應。
畫師進屋後,見木女站在燈火邊。
即叫喚這位木女,可是木女卻原地不動。
畫師以為是女子害羞,所以就上前用手牽她。
一牽,才知原來她是木頭作的!
畫師不禁滿臉羞愧,自言自語的說:
「這主人居然騙我,我也得戲弄他一下。」
於是,畫師就想了一個主意,
在牆上畫了一幅自己的像,衣著和自己相同,
頸子上套著一根繩子,好像吊死了的模樣。
還畫上蒼蠅和鳥,正在啄畫上的嘴巴。
畫完後,畫師關上門,便躲在床下。

第二天天亮,木師從房裡出來,
看畫師的房門未開,往裡一看,
見畫師吊死牆上,
木師嚇壞了,以為畫師真的死了,
立刻破門而入,正想用刀砍斷繩子時,
畫師從床下鑽了出來。
木師一臉的尷尬,畫師拍拍身上灰塵說:
「如何?你能騙我,我也能騙你。咱們倆算是扯平,互不相欠。」
木師遂感愧疚地說:
「其實錯在我。如果我不嫉妒你的才華,設計捉弄你,也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畫師也坦白地說:
「如果不是因為我心術不正,不甘心被騙,也不致於作畫戲弄你,害你為我擔心,真是對不起。」
最後,兩人握手言和,異口同聲的說:
「唉!都是這念心在做作祟。 」

改寫自《雜譬喻經》


上一頁
 
 

■傳首
相處在一個地球村,
人類有著相同特徵的血統,
為什麼總放不下心中厭惡的對象?
何不想想!
為什麼人總是為了利益,而改變自己原有的目標?
為什麼人總是勾心鬥角,而不願「虛心求教」?
為什麼人當事情發生時才想要來彌補?
如何才能放下目的、才華去欣賞別人呢?
為什麼人總是要有互相扯平的想法呢?

■傳諸
往昔所造諸惡業
皆由無始貪瞋癡
從身語意之所生
一切罪障皆懺悔

■傳參
心如工畫師,能畫諸世界,五蘊悉從生,無法而不造;
花種雖因地,從地種花生,若無人下種,花地盡無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