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話版
石頭希遷禪師
AD700-790

石頭路滑

問:「如何是涅槃?」
師曰:「誰將生死與汝?」

  石頭希遷禪師是江西青原行思禪師的法嗣,唐武則天久視元年生,廣東肇慶府高縣人,俗姓陳,天生聰穎敏捷。同鄉村民畏怕鬼神,常以殺牛斟酒的方式來祭祠鬼神。希遷為了打破村民愚昧迷信的行為,就常將神祠搗毀,並救出將被村民宰殺的牛隻。

  及至年長,希遷志願出家修行,便投於六祖門下依止。六祖圓寂後,依照六祖的訓誡,尋依其師兄青原行思禪師,終於了悟心性。行思禪師圓寂後,希遷禪師即遊化至衡嶽的南寺,於南寺東邊的石臺上結庵而居,時人稱為「石頭和尚」。

   希遷禪師在南臺二十三年,教化許多弟子。之後,更前往湖南長沙大興禪風,與當時在江西的馬祖道一禪師,各據一方。希遷的禪法機峰簡捷,單刀直入,馬祖禪師稱其禪風為「石頭路滑」。

  有一天,馬祖座下的鄧隱峰禪師來向馬祖辭行,馬祖問他:「你要去那裡?」鄧隱峰答道:「到石頭和尚那裡參學。」馬祖就告誡他:「石頭路滑。」隱峰禪師帶著自信地說:「竿木隨身,逢場作戲。」禪師到了石頭和尚處,就繞著和尚的禪床走了一圈,振了一聲錫杖,然後問和尚:「佛法的宗要是什麼?」石頭便仰天大呼:「蒼天!蒼天!」鄧隱峰不知所然,無言以對,只好回到江西去向馬祖求救。馬祖就教他:「你下次去,等到石頭和尚一開口,你就噓噓兩聲。」鄧隱峰於是又回到湖南石頭處,又問:「佛法的宗要是什麼?」沒想到這回和尚卻噓噓兩聲。鄧隱峰不知如何接口,只有鍛羽而歸。馬祖知道了,便安慰他:「早跟你說過了,『石頭路滑』嘛。」

  希遷禪師門下有藥山惟儼禪師,經數傳後其弟子發展為曹洞一宗;而門下另一弟子天皇道悟一系,則發展成了雲門、法眼兩宗。希遷禪師於唐德宗貞元六年間圓寂,享年九十一歲。

尋思去

六祖將示滅,師問曰:「和尚百年後,希遷未審當依附何人?」
六祖曰:「尋思去!」及六祖順世,遷每於靜處端坐,寂若忘生。
第一座問曰:「沒師已逝,空坐奚為?」
師曰:「我稟遺誡,故尋思爾。」
座曰:「汝有師兄思和尚,今住吉州,汝因緣在彼。師言甚直,汝自迷耳。」師聞語,便禮辭祖龕,直詣靜居參禮。

石頭本不失

祖(青原行思)曰:「子何方來?」
師曰:「曹谿。」
祖曰:「將得甚麼來?」
曰:「未到曹谿亦不失。」
祖曰:「若恁麼,用去曹谿作甚麼?」
曰:「若不到曹谿,爭知不失?」
師又曰:「曹谿大師還識和尚否?」
祖曰:「汝今識吾否?」
曰:「識又爭能識得?」
祖曰:「眾角雖多,一麟足矣。」

會佛法人得

門人道悟問:「曹谿意旨誰人得?」
師曰:「會佛法人得。」
曰:「師還得否?」
師曰:「不得。」
曰:「為甚麼不得?」
師曰:「我不會佛法。」

誰縛汝?

僧問:「如何是解脫?」
師曰:「誰縛汝?」
問:「如何是淨土?」
師曰:「誰垢汝?」
問:「如何是涅槃?」
師曰:「誰將生死與汝?」

江西力士

師問新到:「從甚麼處來?」
曰:「江西來。」
師曰:「見馬大師否?」
曰:「見。」
師乃指一橛柴曰:「馬師何似這個?」僧無對。卻回舉似馬祖,
祖曰:「汝見橛柴大小。」
曰:「沒量大。」
祖曰:「汝甚有力。」
僧曰:「何也?」
祖曰:「汝從南嶽負一橛柴來,豈不是有力?」

長空不礙白雲飛

道悟問:「如何是佛法大意?」
師曰:「不得不知。」
悟曰:「向上更有轉處也無?」
師曰:「長空不礙白雲飛。」
問:「如何是禪?」
師曰:「碌磚。」
問:「如何是道?」
師曰:「木頭。」

石頭路滑

鄧隱峰辭馬祖,馬祖曰:「甚麼處去?」
曰:「石頭去。」
馬祖曰:「石頭路滑。」
曰:「竿木隨身,逢場作戲。」便去。
纔到石頭,即繞禪床一匝,振錫一聲。問:「是何宗旨?」
師曰:「蒼天,蒼天!」峰無語,卻回舉似馬祖。
馬祖曰:「汝更去問,待他有答,汝便噓兩聲。」
峰又去,依前問。師乃噓兩聲。峰又無語,回舉似馬祖。
馬祖曰:「向汝道『石頭路滑。』」

蚊子上鐵牛

藥山惟儼問:「三乘十二分教某甲粗知,嘗聞南方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實未明了,伏望和尚慈悲指示。」
師曰:「恁麼也不得,不恁麼也不得,恁麼不恁麼總不得。子作麼生?」山罔措。
師曰:「子因緣不在此,且往馬大師處去。」山稟命恭禮馬祖,仍伸前問。
馬祖曰:「我有時教伊揚眉瞬目,有時不教伊揚眉瞬目,有時揚眉瞬目者是,有時揚眉瞬目者不是。子作麼生?」山於言下契悟,便禮拜。
馬祖曰:「你見甚麼道理便禮拜?」
山曰:「某甲在石頭處,如蚊子上鐵牛。」
馬祖曰:「汝既如是,善自護持。」

大顛入門

大顛問:「古人云,道有道無俱是謗。請師除。」
師曰:「一物亦無,除個甚麼?」
師卻問:「併卻咽喉脣吻,道將來?」
顛曰:「無這個。」
師曰:「若恁麼,汝即得入門。」

學人本分事

京兆府尸利禪師,問師:「如何是學人本分事?」
師曰:「汝何從吾覓?」
曰:「不從師覓,如何即得?」
師曰:「汝還曾失麼?」兆乃契會厥旨。

慧朗無佛性

潭州招提寺慧朗禪師,始興曲江人也。
初參馬祖,祖問:「汝來何求?」
曰:「求佛知見。」
祖曰:「佛無知見,知見乃魔耳。汝自何來?」
曰:「南嶽來。」
祖曰:「汝從南嶽來,未識曹谿心要。汝速歸彼,不宜他往。」
朗歸石頭,便問:「如何是佛?」
師曰:「汝無佛性。」
朗曰:「蠢動含靈,又作麼生?」
師曰:「蠢動含靈,卻有佛性。」
曰:「慧朗為甚麼卻無?」
師曰:「為汝不肯承當。」朗於言下信入。
住後,凡學者至,皆曰:「去!去!汝無佛性。」﹝時謂大朗。﹞

草庵歌

吾結草庵無寶貝、飯了從容圖睡快。成時初見茆草新、破後還將茆草蓋。
住庵人、鎮常在。不屬中間與內外。世人住處我不住、世人愛處我不愛。
庵雖小、含法界。方丈老人相體解。上乘菩薩信無疑、中下聞之必生怪。
問此庵、壞不壞。壞與不壞主元在。不居南北與東西、基址堅牢以為最。
青松下、明窗內。玉殿朱樓未為對。衲帔幪頭萬事休、此時山僧都不會。
住此庵、休作解。誰誇鋪席圖人買。迴光返照便歸來、廓達靈根非向背。
遇祖師、親訓誨。結草為庵莫生退。百年拋卻任縱橫、擺手便行且無罪。
千種言、萬般解。只要教君長不昧。欲識庵中不死人、豈離而今這皮袋。



宋高僧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