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傳創
 
姓名:

Email:

單位:

心得:


 






旭日緩緩昇起,照亮了大地。祇樹給孤獨園裡的比丘們,早在太陽射出第一道霞光前,已經開始一天的精進修行。

佛陀經常慈悲垂示弟子:修行要有所成就,必須發精進勇猛的道心,不斷思惟所聽聞的道理,重覆薰修,使其根深蒂固;不但如此,還要身體力行的落實,才能漸漸破除自己無始劫來的煩惱與染垢,恢復本來清淨的法身。有一天,佛陀對大眾開示了一樁發生在很久以前的故事……

過去久遠劫前,在一切度王佛弘化的時代,有兩位比丘,一位是精進辯比丘,一位是德樂正比丘。那時,一切度王佛正在宣說無上甚深的佛法,法會上聚集的大眾,上至諸天天人,下至大地一切眾生,都前往聆聽法要,會場充滿了祥和與光明。

精進辯比丘心念專注的聽聞世尊說法,剎那間忽然契悟,當下證得菩薩的果位,具足一切神通妙用。一旁的德樂正比丘,努力的睜開眼睛,卻敵不過昏沉與瞌睡,他總是提不起精進修行的動力,所以到現在還是一事無成。

精進辯比丘走到苦撐著眼皮的德樂正面前說:「德樂正!德樂正!別再睡了!千萬億年之久,才能遇到佛陀住世,因緣實在是難遭難遇,是甚為希有難得的,要趕快提起道心修行,如果讓時間從瞌睡中空過,這輩子如何解脫生死呢?睡眠是個大煩惱,人一昏睡,覺性就沉下去了,你應該有所了解。要去除煩惱,就是要常常不忘記自己的初發心——上求佛道,下化眾生。所以要時時自我勉勵,早求明心見性才是。」

精進辯比丘這番護念的話,德樂正比丘聽了有些省悟。日後,常常看見他抖擻精神地在菩提樹下經行。但是,時間久了,走著、走著,眼皮又沉重了,瞌睡蟲好像揮之不去的蒼蠅一般,實在很難克制。

「好吧!我就坐下來思惟佛法的道理好了。」德樂正為了對治自己想睡的煩惱,於是走到水邊的石頭上結跏跌坐;他認真地端正姿勢,調整呼吸,告訴自己:「睡眠障礙道法,唯有超越它,才能有所成就,我這次絕對不再睡了!」他發奮圖強的安禪靜慮,經過了一段時間,漸漸地,意識又開始模糊,睡魔又悄悄的佔據心頭,他的身體不自覺的開始晃動起來,這正巧被精進辯比丘看到。

精進辯比丘知道德樂正是在努力的改變自己,但由於累生累劫累積的習氣是非常地厚重難除,習氣的力量遠遠超過初初萌芽作主的心。為了善護念德樂正的道業,精進辯比丘從慈心三昧顯發神通,化身為一隻蜜蜂王。牠鼓動著小翅膀,發出嗡嗡嗡的聲音,朝著德樂正的眼睛直飛過去,好像就要螫刺他的眼睛似的。德樂正勉強地與瞌睡進行拉鋸戰,他瞇著的雙眼忽然一睜!瞧見這光景,剎那間警覺心除去了昏沉,他又開始用功。

漸漸地,他又想睡了!當想睡的念頭剛閃過時,蜜蜂王就俯身下飛,作勢要螫他的胸口,德樂正嚇壞了,連瞌睡都被嚇跑了,他忽然間醒了過來,再也不睡了。

水邊花兒嬌美的綻放著,濃郁的馨香隨風飄來。蜜蜂王停在鮮粉色的荷花瓣上,吸食著甘甜的花蜜,飽食後的牠不知不覺地睡著了。風徐徐吹過,花兒迎風搖曳,失去覺性的蜜蜂王連翻帶滾的掉落到泥沼中,牠奮力地飛出泥沼,將身體洗淨。德樂正見著這般情景,心中忽然有些體會,他向蜜蜂王說了一偈:

  是食甘露者   其身得安隱
  不當復持歸   遍及其妻子
  如何墮泥中   自污其身體
  如是為無黠   敗其甘露味
  又如此華者   不宜久住中
  日沒華還合   求出則不能
  當須日光明   爾乃復得出
  長夜之疲冥   如是甚勤苦
 
蜜蜂王聽了,便飛上花瓣,對德樂正也說了一偈:

  佛者譬甘露   聽聞無厭足
  不當有懈怠   無益於一切
  五道生死海   譬如墮污泥
  愛欲所纏裹   無智為甚迷
  日出眾華開   譬佛之色身
  日沒華還合   世尊般涅槃
  值見如來世   當勤精進受
  除去睡陰蓋   莫呼佛常在
  深法之要慧   不以色因緣
  其現有智者   當知為善權
  善權之所度   有益不唐舉
  而現此變化   亦以一切故

慚愧的德樂正比丘終於明白,蜜蜂王作勢螫他是為了幫助自己提起修行的道心,而示現貪吃、昏沉、陷於泥沼,是為了讓自己明白不認真修行的果報,好比現在自己的處境一般。

德樂正比丘由衷地感恩蜜蜂王的巧智,真正是菩薩的大慈大悲,處處引導著自己向前邁進。此刻,德樂正比丘已不再為昏沉煩惱所障礙,每天禪坐、經行、精進不懈,很快就證到不退轉的聖人果位。

釋迦牟尼佛說:「精進辯就是我的前生,德樂正是當來下生彌勒尊佛。」

省思


修行的路上,一切苦樂境界都是助道的因緣。如果只偏執順境的快樂,厭惡逆境帶來的磨鍊,那麼將無所成長,自性光明也無所啟發,心量也無從提升。要相信自己本具的佛性,要發大願,不斷超越自己的習氣,才能逆轉直上。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