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Email:

單位:

心得:

 
 

■傳徽
佛說四十二章經
第二十三章 妻子甚獄「人繫於妻子宅舍,甚於牢獄。牢獄有散釋之期,妻子無遠離之念。」

第二十四章 色欲障道「愛欲莫甚於色,色之為欲,其大無外。」

第三十一章 心寂欲除「心若功曹,功曹若止,從者都息。」「欲生於汝意,意以思想生。二心各寂靜,非色亦非行。」

難陀承蒙佛陀的慈佑得以出家修行,不慕美色亦不厭醜惡,不貪戀天福也就不會受輪迴地獄果報之苦,所以說〝心寂欲除〞,是嗎?!



 

「我就要回家了!」
難陀比丘在森林堣H煙罕至的小路上急行,
掩捺不住的興奮寫在年輕的臉上。
想起家中熟悉又溫暖的一切,
同時,也勾起難陀終身難忘的那一天……

清晨在鳥聲歡唱中揭幕,
難陀為美麗絕倫的妻子──孫陀利調勻香粉妝點眉間;
妻子的美貌,讓身為王子的難陀既陶醉又驕傲。

忽然,叩門聲輕響起。
難陀一見,竟是世尊親自來托缽,
急忙喚童役準備上味珍饌,
難陀恭敬地捧著,要來供養世尊,一踏出房門,
「咦!才一會兒功夫,世尊怎麼不見了?」
再仔細一瞧,可不是在街口嗎?
難陀追隨在後,
儘管腳程愈加愈快,卻始終趕不上世尊安詳和緩的步伐。
這一追,竟追到了精舍。

難陀終於將缽飯送到世尊手中,
出乎意料的,世尊一開口竟說:
「理髮匠!替王子落髮!」
難陀又驚又怒,向理髮匠揮拳咆哮。
對方的剃刀停在半空,
看看佛又看看難陀,左右為難,根本下不了手。
接著更令難陀無法理解的事發生了:
世尊接過剃刀,親自削落王子一頭烏黑的尊榮;
阿難尊者遞上袈裟,就像早已預知一樣。
「我一定是在做夢!」難陀嚇呆了。

僧團中的生活和王族的排場大相逕庭,
難陀有心不甘情不願的委屈,
有適應的辛苦,浮躁不安的心無法得到片刻的寧靜。

然而,最讓他牽掛的,是全不知情、不告而別的妻子:
「唉,孫陀利不知道怎麼樣了?」
美麗的妻子令他朝思暮想,
難陀無心修行,一心等待機會偷溜回家。
這一天,終於被他等到了。

盤算再幾個轉角就能看見城門,
難陀的胸膛炸開無言的歡呼……
且慢!
前方出現巍巍金光、慈和溫雅的身影……
「那──那──那不是佛陀嗎?」
自知策略失敗,難陀哭喪著臉走向佛陀。
佛陀笑了:「難陀,你思念妻子嗎?」
難陀猛點頭,臉上流露出壓抑不住的苦惱。
「難陀,你的妻子生得莊嚴美麗嗎?」
難陀再度拼命點頭,腦海中盡是妻子的倩影。
佛陀帶著難陀,轉身朝山坡的方向行去,
路旁,蹲踞著一隻瞎了眼、毛爪稀落的老獼猴。

「難陀,你的妻子比起這隻獼猴,如何?」
難陀皺著眉,內心十分不悅:
「怎麼能比呢?孫陀利可是城中第一美女!」
才興起這個念頭,
難陀發現自己已經被佛陀以神通力帶往忉利天宮。
這堬ざq處處、仙樂飄飄,
天子天女各自娛樂,奢華美好遠勝人間。
此時,難陀注意到有一群天女守著宮殿,殿中並沒有天子。
於是請教其中一名特別可愛靈巧的天女。
天女用銀鈴般的聲音回答:
「佛陀的弟子難陀,被佛逼著出家,由於出家的福報,命終升天,將來這媟矰悀l;我們都已經準備好要迎接他了!」

回到僧團,難陀不禁感慨:
「孫陀利比起天女的美妙莊嚴,就好像是老獼猴一樣,根本不能相提並論啊!」
自此,難陀放下對妻子的眷戀,
一心一意修行,巴望能早日升天。

過了一段時間,佛陀又來探視難陀。
這一次,佛陀帶他到鑊湯地獄去。
地獄中一鍋鍋的沸湯,烹煮一個又一個哀嚎哭吼的罪人。
難陀注意到,有一鍋沸湯滾滾卻空無一人;
便順口問一旁的獄卒這是怎麼一回事。
獄卒回答:
「這是準備留給佛陀的弟子難陀,他雖然出家修行得以升天,但因發心不正,天福享盡後,就會墮到這裡來受報。我已經做好萬全的準備了。」
難陀一聽汗毛直豎、冷汗直流,
決心再不貪戀天福而受輪迴三惡道苦。

短短七日內,難陀就證得了羅漢的果位。

改寫自《雜寶藏經卷八》

省思
修行首重因地發心。若只貪求人天福報,福報盡時終究要再輪迴六道、於三界火宅中受瞋惱之火燒炙的命運。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