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尊姨母大愛道出家記
圖/傳旆










 
姓名:




Email:




單位:




心得:




   
 
 
 


當佛陀回到迦維羅衛國時,大愛道瞿曇彌(即佛陀姨母,梵名摩訶婆闍波提)向佛陀頂禮後稟白:「世尊!我聽說女人若能精勤修行,可以證得沙門四聖果位。我在家時已對佛法產生無比堅固的信心,懇求您讓我能更進一步出家修道,受持佛陀的戒律教法,精進修行。」

然而,即使大愛道連續三番懇切哀求,佛陀都默然不許,大愛道只好憂傷地恭敬禮佛而退。

後來,佛陀又再次遊化到迦維羅衛國,大愛道又像前次一樣向佛陀懇求出家,佛陀還是不答應。佛陀與諸位比丘在迦維羅衛國結夏安居三個月後即遊化而去。大愛道便帶著想要出家的所有女眾,在後追尋佛陀而來,終於,她們在一條河岸邊,遇到了佛陀,大愛道立即向前頂禮,再度懇求出家。

佛陀仍然回答:「不要再說了。」不論大愛道如何請求,佛陀給她的答案都是一樣的。大愛道只好頂禮佛陀,繞佛而退。由於一路上奔波跋涉,大愛道一行人現在只能在門外赤著腳站立著,滿臉的灰垢,衣服也都破損污穢不堪。此時大愛道終於忍不住悲傷哭泣起來。

阿難看到這個狀況,關心的上前詢問:「你們為什麼變成這個樣子?」大愛道回答:「只因今生為女人身,而不得出家修道,所以只能在這裏徒自傷悲。」

阿難於心不忍,便回答說:「你先放寬心,不要難過了!讓我代替你向佛陀請求。」於是阿難入內,向佛陀頂禮後稟白:「世尊!我曾聽聞佛陀開示,女人精進可證得四聖果位。如今大愛道想接受佛陀的戒律教法,至心請求出家,祈願世尊慈悲應許。」

佛陀說道:「阿難!你不要再說了!我並不樂意讓女眾受持戒法成為沙門。為什麼呢?譬如一個家庭生子,若女多男少,這個家庭將來就會衰弱。我若同意女眾出家,佛法的清淨梵行將不能久住世間;譬如稻田中的雜草,會使好的稻穀受傷敗損;若使女眾入佛法中出家修行,清淨大道必難長久興盛。

阿難再度請求,說道:「大愛道之於世尊多有恩德。從佛陀出生七日後,就如慈母般養育佛陀長大。」

佛陀說:「如你所說,大愛道於我,的確有養育之恩。然而我成佛後,於大愛道也有重恩。因為我的關係,大愛道能歸依三寶,對苦、集、滅、道四聖諦之理絲毫不疑,對五根等教法堅立信心,並受持五戒。阿難!假使有人盡其一生之力供養衣服、飲食、臥具、醫藥,也不及大愛道從我聞法修行的恩德。」

佛陀最後告訴阿難:「假使女眾想要出家作沙門,必須盡其一生學習並奉行八敬法,不得踰越毀犯。八敬法之重要,猶如善修堤塘預防水患,水則不會有所漏失。如果大愛道能依此誓願奉行,就可以答應讓女眾出家受具足戒。」 

阿難明白佛陀開示的道理,恭敬作禮後辭退而出,安慰大愛道不用再憂愁了,並轉述佛陀的教示─ ─如果能遵行八敬法,佛陀即允許女眾出家。 

大愛道無比歡喜,立即答應遵從佛陀的教導,並對阿難說:「阿難!請聽我說,譬如四種階級種姓家的女子,沐浴塗香、穿著華服,這時又有人帶著香花、珍寶、美玉來莊嚴她,女子豈會不歡喜接受呢?今天佛陀所教導的八敬法,我當然亦歡喜奉行、發願頂戴受持。」於是,大愛道便得以出家修行,受大戒成為第一位比丘尼,至心奉行持守八敬法等戒律軌範,不久即斷惑證真,得阿羅漢果。

典故摘自:《釋迦譜卷第二‧釋迦姨母大愛道出家記第十四》

省思

佛說:「我滅度後,大眾應當以戒為師。」能夠遵循、實踐佛的戒律教法就是學佛的身口意,轉化煩惱,開顯清淨自性,進趣菩提涅槃。尤其在此末法時代,邪說外道熾盛,受戒、持戒更加顯其必要性,所謂「毗尼藏者,是佛法壽命」。為佛弟子不論在家、出家,皆當「以戒為師」,「因戒生定,因定發慧」,以戒定慧三無漏學,漏盡煩惱。

「佛法大海唯信為能入」,如同大愛道比丘尼,堅固深信佛陀所制的八敬法等戒律教法,歡喜奉行,精進用功,方能斷惑證真。如此正法方能久住於世。



單元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