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德天女與黑暗天女

圖/傳若










 
姓名:




Email:




單位:




心得:




   
 
 
 

過去,三祖商那和修尊者欲傳衍法脈,入定觀察,發現堪受大法的憂波毱多還未出世,於是他便前往毱多長者家結緣。

剛開始,有許多比丘一同隨行,漸漸地,隨行眾愈來愈少,最後只有尊者自己單獨前往。這天,毱多長者問商那尊者說:「今日為何只有您一人,沒有隨行眾?」商那和修尊者回答:「我沒有財祿與人,只有真正具足信心出家者,才能與我相隨為伴。」毱多長者聽後便回答:「尊者!我是個為世俗所絆的世間人,不能隨您出家,將來若有子嗣,一定將我的孩子供養三寶,出家修行,隨您為道。」商那尊者回答:「太好了!」

不久後,毱多長者喜獲麟兒,名叫阿失波毱多,在他長大時,商那和修尊者向毱多長者詢問,是否能遵循過去的諾言,讓阿失波毱多出家?毱多長者回答:「尊者啊!我現在就這麼一個獨子,實在無法割捨,若我將來再有孩子,一定會將其供養三寶,請您見諒。」又過了不久,長者又得一子,名叫難陀毱多,於是商那和修尊者又來到長者家中,詢問是否能遵守諾言,布施難陀毱多來出家?毱多長者這時又回答:「尊者啊!我現在雖然已有兩個兒子,但小的可以對內守護家庭,大的可以對外為我管理家業,這樣實在是人生最大的富貴,請原諒我無法割捨。但我答應您,若我再有第三個孩子,我一定會將其供養三寶。」商那和修尊者知道這兩個孩子與佛道無緣,便不再強求。

後來毱多長者又再得一子,名叫憂波毱多。他的容貌端正莊嚴,性情慈悲柔和,智慧善辯且心量廣大,才十二歲就非常懂得買賣之道,經常會多給人家一些。

商那和修尊者入定觀察,發現堪受大法的憂波毱多已經出世一段時間,便來到憂波毱多所叫賣的市集前。尊者問憂波毱多:「你今天在市場作買賣,知道自己的心是清淨的?還是不清淨的?」憂波毱多疑惑道:「什麼是清淨心?什麼是不清淨心?」尊者回答:「若你的心與貪、瞋、癡相應,就是不清淨心;若不與貪、瞋、癡相應,就是清淨心。」

尊者又教憂波毱多觀照自己起心動念的方便法門。當心起惡念,就投黑石頭在一容器裡;當心起善念,就投白石頭在容器裡。必須在每個善、惡念生起的當下,就投下石頭。

一開始練習時,黑石頭多、白石頭少。慢慢地,黑、白石頭數量差不多均等。最後滿七日時,憂波毱多發現自己的心已非常淳淨,容器內只剩下白石頭。商那和修尊者便向憂波毱多說道:「你的善念都已圓滿成就。」進一步觀察憂波毱多之因緣,為其說「苦、集、滅、道──四聖諦」,憂波毱多即證得須陀洹果。

當時,在摩突羅城有一位淫女,名叫婆須達,非常善於邪媚妖術。一天,她派遣僕役到市集裡去買一些稀有難得的花,僕役從憂波毱多的攤位買回去後,淫女婆須達對於這麼多珍奇妙花從何而來感到非常好奇,便問僕役:「這些花不是你去偷來的吧?」僕役回答:「我絕對沒有偷竊,而是從憂波毱多的攤位買到這些花的。憂波毱多為人非常仁慈又公道,且此人相貌莊嚴,若能與他結識,必定死而無憾。」

婆須達便遣人邀請憂波毱多前來家中,但不論婆須達如何殷勤邀請,憂波毱多始終不願答應。當時有一長者子常在淫女婆須達室中留宿,但此同時,又有商人從遠方來,想要以奇珍異寶向她求歡,婆須達因貪求珍寶,便殺害長者之子,並將其屍首埋於淫室之內。長者子的家人為了找尋愛子,遍尋城內,最後在淫室中掘出。長者向國王稟報此事,國王便下令逮捕婆須達,並將其手足、耳鼻截斷,丟棄於墳墓間。

憂波毱多聽到這個消息,心想:「婆須達之前自恃美貌,召我而去,我因避此禍緣而拒絕。今日為了解救她的苦難,我應該去度化她。」憂波毱多便請侍者帶他來到塚間找到了婆須達。婆須達見到憂波毱多便說:「過去我擁有絕色風貌,邀請你來,你卻拒絕;今日我被斷手腳又遭毀容,已不值得你來。」憂波毱多回答:「姐妹,我是為了告訴妳實相的道理而來,不是為了妳的容貌而來。凡夫因無智慧,多起顛倒之想,為妳的容貌、姿色所欺。妳應該深觀此身,實乃臭穢而愚不覺知,反而深生愛染。智者了知此真相,終不樂著。若以香花澡浴衣服,雖然外現莊嚴,內在實為不淨。即使大海淵廣,仍有所限,此身過患,更甚於此。諸佛聖人總以此警惕,未曾一念生願樂想。」婆須達心有所悟,對佛法升起無比的信心。

婆須達又問:「您所說的道理實在太好了,可否再為我多講一些真理,讓我深入思惟。」憂波毱多隨即為她廣說佛法真義:

  「一切有為,眾苦積聚,
   如癰如瘡,如箭入心。
   生老病死,輪轉無際,
   無常敗壞,不堅速朽。
   如臨死囚,命不云遠,
   譬如牢獄,人無愛樂;
   猶路上果,眾所共擲。
   此身可惡,會歸磨滅,
   烏鵲狐狼,競共噉食。
   風吹日曝,青爛臭處,
   髮毛爪齒,狼藉在地。
   如此之身,豈可愛樂,
   宜勤方便,而求解脫。」

婆須達聽聞憂波毱多開示後,明悟心性,得法眼淨,命終之後即生到忉利天上。

憂波毱多因為觀察世間諸法皆是苦、空、無常之相,隨著思惟真理而斷除欲界煩惱,證得三果羅漢。此時,商那和修尊者知道憂波毱多出家的因緣已成熟,於是又去拜訪毱多長者,問長者說:「您還記得以前的諾言嗎?將來再有第三個孩子時,一定會先供養三寶。如今您的第三個孩子已經長大,可以兌現承諾了嗎?」長者卻說:「我第三個兒子憂波毱多非常懂得買賣之道,他可以為我增加財產,我實在捨不得將他送給尊者,隨尊者出家。」

尊者聽後,很平和地對毱多長者說:「佛陀曾授記您的三兒子將來可以大作佛事,饒益無數眾生,令大眾能得法利而解脫煩惱,假使您能歡喜地送他出家,也能因此獲得無量功德。」長者聽完尊者的一番話後,便答應讓憂波毱多出家修行。 商和那修尊者帶憂波毱多回到寺院,便為他剃度出家、授具足戒,三番羯磨法事結束時,憂波毱多便證得四果羅漢,具足三明、六通、八解脫,善說佛法,不可窮盡。

典故摘自:《付法藏因緣傳˙卷三》

省思


「迷聞經累劫,悟在剎那間。」精勤的行者,置心於觀照每個起心動念,覺察、覺照轉化惡念;更進一步只起善念,不起惡念,在生活中踏實修行。如同憂波毱多尊者善觀其心,漸漸善多惡少,最後心達淳淨,自能於佛法相應。修行沒有取巧、捷徑,老實認真依著「四正勤」用功,日久功深,必能成就道業。

單元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