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Email:

單位:

心得:

 
 

■賢媛
月光王了達三世因果,為求正法,難捨能捨,令人從心底油然升起敬佩之意!期望我們社會大眾都能喜聞善法,使善法能早日成就圓滿。

■傳臻
老婆羅門因為習氣而一念不覺,起了瞋念欲殺害聖者月光王。可見,放縱自己的習氣對於修行不但無益,更會造下惡業重罪,所以不可不察。行道學佛應像月光王一樣,解行並重,了達因緣果報的道理,發菩提心普濟一切有情眾生。

■惠雯
因果的羅網有我們所思維的那麼簡單嗎?單就表相而言,月光王這一世會遭遇婆羅門的虛幻殺害,是兩人宿怨之果。而在這當下,一位是慈悲歡喜的接受,另一位則是抱持著瞋恨之心,就在這一剎那,又已植下不同的因。因因果果,前前與後後,早已超脫單方向的思維。

 

 






在過去,有一個叫「迦尸國」的國家,這個國家的國王是「月光王」。月光王雖處王宮,卻不貪求欲樂;容貌端嚴、智慧過人的他,生性坦蕩,從不言說任何不實的言語,而且慈悲地對待任何眾生,一心廣修布施。由於他的德行高潔、心地柔軟,臣民們都願意追隨他,舉國上下也充滿和樂的氣氛。

這時,住在深山堛漱@個老婆羅門,聽說月光王廣行布施的聲名,心中生起了無明火,他不但不認同月光王的品德、善行,還認為月光王沽名釣譽。婆羅門心想,一切眾生都最不捨自己的性命,如果我要求月光王布施他的身、命,他一定會退失修布施的心;到時就可以拆穿他偽善的面目了。惡念不斷侵襲著婆羅門,他迫不急待地下山,前往月光王的宮殿。

面目猙獰的婆羅門,一見到月光王,就大聲地說:「久聞大王的盛名高德,今日能親眼見著大王,實在是我的福報啊!聽說大王為了利益眾生,修大布施,願意捨棄一切,我沒什麼希求,只想向大王化緣一樣東西。」月光王說:「只要是您需要的,儘管開口,任何物品我都願意布施。大婆羅門啊!您應當知道,一切眾生都被貪瞋癡所纏縛,生死輪迴不得出離;我之所以住世為王,是為了利益一切眾生,告訴他們出離生死的方法。」老婆羅門說:「大王,你講得太好了!可是光說不練,有什麼用?如果能言行合一的話,就拿你的頭來布施吧!」

這時,大臣們聽到老婆羅門口出狂言,都非常不悅地用砂土、石頭朝著他丟擲,並且對他破口大罵,要他趕快離開。老婆羅門呵斥大臣們:「你們怎麼罵人呢,真是愚癡啊!空口說白話,誰不會說,國王自己說出口的話,難道想反悔?他說所有一切都能布施,我今天向他化緣頭,有什麼不對!」月光王轉頭對婆羅門說:「我向臣民們說幾句話,讓他們放寬心,如果不對他們說些好話,恐怕您的生命將會不保!您暫且走遠些,等他們走後,我再去找您。」老婆羅門聽月光王這麼說,就轉身離開。

月光王於是向大臣們說:「以此無常的色身,換取如金剛般堅固的法身;以世間的財寶,換取出世的法財。這不正是我之前勉勵大家的菩薩行嗎?放下心中的執著,才能得到解脫自在。」然而,大臣們仍放不下地說:「大王,這樣布施是不值得的!您是全國人民的依靠,您的身、命也是全國人民所共有,怎麼可以為了他而捨棄性命呢?」月光王告訴大臣們:「我和這個老婆羅門在過去世有宿怨,累劫以來,我都在和他解冤釋結,直到此世,我們之間的業緣還未了結,所以他念念不忘來找我要債;唯有滿足他的要求,才能放下他心中的仇恨。我生生世世恆行正法,即使是為了這個老婆羅門,也要心存正念,只要滿了他的願,他就會回去深山,繼續修行。」

月光王遣退了臣子們,便去找老婆羅門,對他說:「您今天向我要頭,是宿怨所逼,我絕不會起一念嫌恨心。可是您當省察自己的心念,為何因瞋恨而不能作主?修行人要時時反觀自照,如果放縱自己的習氣,隨意起瞋念,就會障蔽清淨的自性,而離道愈來愈遠。」婆羅門說:「大王說得很好,可是我實在無法受用,現在我只要你的頭,其他不必多說!」此刻,老婆羅門把月光王的頭髮綁在樹上,瞋心熾盛地抽出利刃,砍向國王……

自以為已砍下王頭的老婆羅門,縱聲大笑,揚長而去。可是他萬萬沒想到,砍斷的不過是樹枝罷了!其實,這是諸佛菩薩及護法龍天的威德力,才讓老婆羅門的惡行沒有得逞。老婆羅門以為真的殺了月光王,心中的怨恨立刻消解,回到深山中,繼續他的修行;而月光王也平安地回到王宮。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