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傳創
 
姓名:

Email:

單位:

心得:

 





明朝末年時,有一位出家比丘,大清早便望著山門發楞,他時而走到門口,時而徘徊在禪堂前,一副坐立不安的樣子;原來比丘心中正想著:「在這裡參禪打坐已經八年了,也該到各處參學,反正都是用功,增長一下見聞,也沒什麼不好。」想著、想著拿定了主意,趁著天還亮著,匆匆忙忙打點了簡單的行囊,便出了山門,往下山的路疾行而去。

不知不覺太陽已西下,比丘正巧行經到半山腰的地方,附近連一戶人家都沒有,眼看天色已昏暗,只好就近找了一塊平坦的大石,倒頭便睡。

睡著睡著,耳邊忽然傳來一陣婦人的啼哭聲,比丘心中納悶著:在這荒山裡,怎麼會有人半夜在這裡哭?循著哭聲看去,原來人就在石頭旁邊的草叢中。比丘慈悲地問著這位婦女:「老人家,大半夜的,怎麼一個人在山裡哭?有什麼事讓你想不開?山裡不安全,我看你明天一早趕快回家去吧,省得家人擔心。」沒想到老婦人哭得更傷心。「怎麼,我說錯了嗎?先別哭,你說說看,也許可以幫上一點忙。」老婦人哽咽地說:「我沒有家,我是出來找我兒子的。」比丘心想雖然這位老婦人沒家,不過還好有個兒子,這就有辦法幫她了。

「那你兒子在那兒?」比丘話剛結束,老婦人哭得更大聲,比丘這時趕緊安慰老婦人,好不容易才讓老婦人止住了啼哭,於是老婦人開始述說她的遭遇:「不瞞您說,我不是人,我是冥界的鬼魂;在世作人時為了生活,養兒育女,造了種種惡業,所以死後墮到地獄中,我和其他罪人們每天被獄卒用鐵叉推到血湖受刑,日夜不曾停止。」比丘這時好奇地詢問:「那找你兒子做什麼呢?他能救你嗎?」老婦人接著又說:「原先我已經不用在地獄受苦了;獄卒們告訴我,因為我的兒子出家修行,安住在道場,並且每日禪修靜坐,精進辦道,所以仗此功德,赦免我在地獄的惡刑。」「那不是很好嗎?」比丘又問,婦人停頓了一下,顫慄地說:「可是就在今天,獄卒們又來捉我了。」說到這裡,老婦人忍不住又開始哭泣,比丘勸慰著:「這倒是奇怪,你先別哭,把話說清楚,我才能幫得上忙。」老婦人幽幽的說著:「獄卒們說我兒子已離開道場,退失道心,所以限我三日內,回到那腥臭污穢、苦不堪言的血湖繼續受報。哇……」婦人此時想到還要再回到哀號聲不斷、受極大苦的地獄,便再也忍耐不住地放聲大哭了起來。這時候比丘心中開始有了一些些疑惑,便問:「老人家是那裡人氏?叫什麼名字?」

婦人答非所問的說著:「只有他回道場安住,繼續用功,我才能脫離地獄的業報,只要找到他就好。」「老人家先別傷心,你總得說個姓氏,才有辦法找人。」經比丘這麼一提醒,婦人才回過神似地一一告訴比丘。比丘一聽,羞愧地喊著:「娘!我正是您要找的不孝子」,便悲慟地哭了起來;就在這時候老婦人突然消失了蹤跡。

此時比丘生起大慚愧心,有所省悟的自語著:「原來我在道場參禪用功的功德,可使得母親不用受地獄罪報。今日因自己的妄想,懈怠放逸,而離開常住,卻連累往生的母親受地獄的苦報。我連基本作人的孝道都沒有盡到,還參個什麼學,談什麼修行?」眼看著天色微微露出魚白,比丘便邁開腳步循著來時路往回走。回到寺中立即慚愧懺悔、痛改前非,發願日夜精進禪修以報母恩。後來這位比丘明悟心地,成為當代的大善知識,其所度化的僧俗四眾弟子不計其數。有一天,往生的母親托夢告訴法師:「因為您修行的功德,我已得生人道了,特來感謝。」


省思

禪修靜坐的功德實殊勝、難思議,古德云:「若人靜坐一須臾,勝造恆沙七寶塔,寶塔畢竟化為塵,一念淨心成正覺。」透過禪修靜坐,幫助我們返照自心,進而達到無念、無住、無為的境界,才能以清淨智慧利益眾生,此方為真實報恩者。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