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傳創
 
姓名:

Email:

單位:

心得:


 






「佛法寬廣,濟度無涯;至心求道,無不獲果,乃至戲笑,福不唐捐。」

「如果我們想要證得須陀洹果,必須將三界中的見惑斷除。」

「這真是不容易的事啊!那三果斯陀含又是如何呢?」

「斯陀含又名一往來,也就是說在天上、人間一往一來,才能證得阿羅漢。」

「據說若證得阿羅漢,可以曠劫壽命……。」

和煦的陽光穿過樹蔭,徐徐地灑在大殿外的廣場。清晨的出坡作務結束後,年少比丘們正興致勃勃地互相講說種種關於四種果位的殊勝。這番討論,恰巧被經過的老比丘給聽見了。

「四果是什麼啊?聽起來很不錯的。」老比丘聽到年少比丘們的對話,覺得很新鮮,但隨即又想:「唉!為什麼我等到這麼老朽了才來親近佛法呢?經典看不懂,靜坐也使不上力,沒有辦法像他們一樣能知道佛法的道理,更別提是得什麼果了。未來的時日也所剩無幾…唉!」

老比丘以欽羨的眼光看著年輕比丘們,不自主的在心中喟嘆著。

「…我曾經在佛經中讀到,證得四果阿羅漢時會說四句話。」

「對對對,就是『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受後有。』……」

這時,老比丘再也忍不住了,吃力地邁著步伐,走到年少比丘們的身邊,對他們說:「我聽見你們在討論四種果位,聽了覺得非常殊勝,我也想得到這四種果,你們可以給我嗎?」

正在熱烈討論的比丘們,聽了老比丘所提出的特別請求都楞了一下,馬上停止了討論,詑異地看著眼前這位老比丘。

「……欸,他居然以為我們可以給他四果呢!」

「可見他連四果是什麼都不清楚,那裡有這麼隨便說給就給的。」

「……既然他都提出請求了,我們來跟他開個小玩笑……。」

年少比丘們聽了這般奇怪的請求,覺得很新鮮,決定跟這位老比丘開開玩笑。於是,為首的少年比丘說:「我們可以給你四果,但是你必須先以種種上妙飲食供養我們,我們才可以將這殊勝的四果給你。」

老比丘聽了歡喜異常,不到半天光景,就將自己珍貴的衣裳拿去換錢,擺設各種佳餚來齋供年少比丘。等到比丘們用完種種美味珍饈後,老比丘請求:「我已經至誠供養你們上妙飲食了,那麼現在是不是可以讓我得到四果呢?」
「沒問題,但因為這不是件普通的事,所以我們得先討論一下要用什麼方法。」為首的比丘一本正經地回答。於是,年輕比丘們開始計議。

「……你們確定要這麼作嗎?這樣會不會不太好啊?萬一傳出去……」

「開個玩笑,無傷大雅嘛!」

就這樣,少年比丘討論完以後,就開始了他們「傳授四果」的儀式──

他們讓老比丘坐在屋內的一個角落,告訴他:「請您將眼睛閉上,攝心專注,現在我們就要給您初果了。」老比丘不疑有他,正身端坐,想到自己這一生的修行,不久就能成就,實在是很歡喜。於是集中心念,等待神聖的一刻。
「讓我來好了。」少年比丘中有一人拿起一個球,對著老比丘的頭──,咻───砰!球不偏不倚地正中老比丘的腦門。

「哇!好準啊!」眾比丘摀著嘴,強憋住笑,對著老比丘喊:「這是須陀洹果,你得到了嗎?」

然而,他們卻不知道,老比丘因為信心堅定、攝心專注,真的證到了初果。

「再來一球!再來一球!」有比丘已經忍不住了,對旁邊的人說:「真是笑死我了,他還真的信以為真哪!」

「咳!咳!」為了怕露出破綻,為首的比丘清清喉嚨,示意其他人安靜,接著告訴老比丘:「現在你雖然已經得初果了,但是還有七生七死,惑業尚未完全斷除,現在你再挪個位子,我們要給你更殊勝的斯陀含果。」

老比丘因為真的獲得了初果,信心更加堅固,立刻挪動身子,到另一個角落靜坐等待。
「這是二果!」另一個比丘掂了掂球,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

「咚!」又一球落在老比丘的頭上。

「哈哈哈,你還真是快狠準啊!」比丘們看著這位得「二果」的老比丘居然仍是一臉虔誠的模樣,再也憋不住而哄堂大笑起來。

他們笑著對他說:「老比丘啊!您有沒有體會到一種殊勝的感覺呢?這就是二果,但是二果還不夠圓滿,仍然有往來生死的苦,所以我們現在要給你三果。」

同樣地,老比丘也真的證到了二果,於是不等比丘們交代,迅速換了另一個位子。

「欸!這次換我,這次換我啦!」年少比丘們的興致愈發高昂,爭相執行這個神聖的任務。

「小心,三果來囉──」

「砰!」老比丘又挨了一球。但是,因為他已得了二果,信心倍增,真的又得到了三果的果位,而這些比丘們仍然不知道,他們已經笑到揉著肚子了呢!

「你已經得到了不還的果位,但在色界、無色界當中,這個有漏的色身,仍會遭到無常壞滅,念念均是苦。為了能使你徹底的出離三界,現在就要給你最高的阿羅漢果。」年少比丘們笑完之後,又再次對著老比丘開示一番。

於是,老比丘再換位子,一心專注,沒有絲毫的雜念──
「咚!」皮球從老比丘的身上滾了下來,在地上彈了幾下便停住了。「哇哈哈!成阿羅漢啦!」眾比丘們戲笑著。但在他們樂不可支的時候,老比丘卻已圓滿了小乘行者的最高果位。

「恭喜老比丘您今天得到了四果!但是,您可別到處聲張自己證了四果,真正的聖人是不會說自己是聖者的。」年少比丘怕他將這個「證四果」的「過程」說出去,連忙吩咐著。

老比丘在證到四果之後,具足神通、智慧,知道這原是一場玩笑,但他還是很感恩這些年少比丘讓自己能夠得到果位,於是再一次擺上種種上妙餚膳、香花來報答諸比丘們的恩德。

「這還真是不錯呢!」年少比丘們用完齋食後,互相分享著心得。

「對啊!對啊!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想要證五十二位階?我們絕對可以再助他一臂之力。」

「你別鬧了!……」

在他們興高采烈的時候,老比丘走了過來,和他們談論著種種微妙的義理,只聽見老比丘沈穩的嗓音不絕於耳:「……四諦是指苦、集、滅、道,『諦』,即是真理,所以四諦也就是四種真實不虛的義理,對於這四種真理能夠了達,便能從煩惱當中解脫……」

年少比丘們聽了,個個瞠目結舌。「咦?他怎麼像換了一個人似的。」「都是你們啦,我就一直覺得這樣不太好,這下可好了……。」

看著老比丘仍然滔滔不絕地闡述精闢的妙義,從四諦談到種種道品,乃至無漏功德,眾比丘們開始擔心起來。

這時,老比丘突然止住了他的闡述,慈祥地對少年比丘們說:「諸位比丘啊!莫要驚怖,在你們的幫助之下,我因為攝念專注,信心堅定,真正地斷盡了三界見思惑,證到了四果。」

年少比丘們聽到老比丘的這些話,非常訝異!他們的散心戲弄,竟然「無心插柳柳成蔭」。眼前站著真實的阿羅漢,再想到先前的戲論,想到因果,簡直不知所措……。

「尊敬的聖者啊!請原諒我們先前對您的戲弄,請接受我們至心的懺悔……。」為首的少年比丘惶恐的帶著大眾向老比丘不斷懺悔、頂禮。少年比丘們在頂禮懺悔的當下,也體悟到心念的力量不可思議。眼前這位長者從平凡而入聖位,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

典故摘自:《雜寶藏經》


省思


久遠以前,一次無心的戲弄,成就了一場千古佳話的聖事。而今,我們掩卷莞薾之時,是否能玩味出「老比丘得四果緣」的義理?這個公案所要啟發眾生的,就是要深信人人本具佛性,在聖不增、在凡不減;每個眾生都有成佛的希望,所以,要善用這念心。

流轉生死的是這念心,昏昧迷亂也是這念心,清楚明白也是這念心,轉凡成聖還是這念心。善用這念心──最後終必成佛!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