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Email:

單位:

心得:

 

 

 

有一天,王宮媊い茪F一塊手巾,它的細緻和美麗,
連宮堛漱H都是第一次見到。
國王召來了大臣們,一起「研究研究」。

華麗的手巾一個傳過一個,每個大臣都大嘆稀有難得,
吱吱喳喳地討論著,手巾傳著傳著,
大臣們終於有了結論:這一定是天賜華巾,
這是國王英明,國家將要強盛的預兆。
每一個大臣都肯定地這麼以為。

只有一個人,
接過了這條所謂「上天賞賜」的華麗手巾後,
看也不看就傳給了旁邊的人,沒有一句囋嘆。
坐在寶座上的國王看見了這一幕問道:
「樹提伽,大家都很高興,你怎麼一句話也不說?」
樹提伽露出靦腆的表情回答:
「臣不敢欺騙國王,這不是天賜的寶物,這是臣子晒在後院被風吹走的洗澡布啊!」

過了幾天,
一朵車輪大的金色花,被風吹落在宮殿前,
國王和大臣們又是占卜、又是三五成群地議論紛紛,不知其所以然。
但是總是要有個結論吧!
於是群臣們異口同聲的說:「天女散花!」
這是國王英明,國家將要強盛的預兆。
大臣們再一次肯定地認為。

而樹提伽又一次默然不語。
國王問:
「樹提伽,大家都很高興,你怎麼一句話也不說?」
樹提伽面有難色的說:
「臣不敢欺騙國王,這不是天女散花,這是臣子家堶銝赤漯寣C」

文武百官開始議論紛紛,
明明是天上的華巾,樹提伽硬說是自己的,
明明是天上的花,樹提伽居然說是他家枯萎的花,
真是太污辱人了。

國王:「是你家的花?那我要去看看。」
國王帶了大批的群臣,來到樹提伽家門。
門口有一個小孩,長的端正可愛。
國王讚歎地問:「樹提伽,這一定是你的孫子嘍?」
樹提伽搖搖頭:「國王,他不是我的孫子,他是看門的僕人。」
走進樹提伽的大宅,看見一個女孩,長得非常端莊秀麗。
國王問:「樹提伽,是你家的女兒嗎?」
樹提伽搖搖頭:「不是女兒,是打掃房子的婢女。」
一行人走到大廳前,戶內白銀為牆,水晶舖地。
國王從來沒有見過舖滿水晶的地,懷疑地上都是水,猶豫著不敢進門。
樹提伽看出國王的疑慮,走在前面引導。
國王見到樹提伽的夫人,更是相貌端嚴舉世無雙。
樹提伽有一棟十二層的高樓,國王登上頂樓,
看見東邊的景色,就忘了西邊;
看了南邊的就忘了北邊。
樹提伽帶國王去後院遊玩,在泉水浴池堥N浴,
樹上的果子勝過國王以前吃過的千百倍,
晚上的被窩更是說不出的輕柔舒適。

國王在樹提伽的家,一住就是二個月,
最後還是在大臣們催促下,
才依依不捨地,帶著樹提伽所贈的稀有金銀珠寶綾羅綢緞回宮。
回到宮堙A國王和大臣們商議著:
「大臣們,樹提伽是我的臣子,房子妻子僕人再再都勝過我,我要是將他的妻子舍宅收歸於己,可行嗎?」
群臣們附和著說,國王是一國之尊,當然可以。

於是,國王派了大批的士兵準備徵收樹提伽的大宅。
大軍行進到門前,
大宅門口出現一個大力士,手上拿著金色的手杖。
金杖只是向前比了一比,
大軍就像是喝醉般,全部倒在地上。
士兵們根本連門都進不去,只好又回到宮堙C

連強大的軍隊都要不來樹提伽的產業,
國王只好派使者喚樹提伽入宮,
兩人同坐一車,來到佛陀的精舍。
國王問佛陀:「世尊,樹提伽是我的臣子,他有什麼功德,妻子房舍都勝過我?」
佛說:
「很久以前有一對夫婦住在人煙罕至的山林,曾經有五百個商人帶著貴重的寶物行經山中,惡劣的氣候把商人們困在險惡的山路上,幸運地遇見熟悉山路的夫婦,得以免難。
夫婦兩人又曾在荒山中救過一個生病的修行人。不問貧富,夫婦倆總是替這些遭逢窘境的人們安排遮避風雨的地方,準備溫暖的被褥、飲水、米糧、和燈燭。
兩人畢生的願望就是,
希望將來能過天上的生活。
那個時候在山中貧病交加的行者,就是我。
五百個商人,在後世出家證得了阿羅漢果。
當初在荒山中布施的人,就是樹提伽夫婦。
現在,因為布施的功德使過去生的願望得以實現。」

典故摘自:《經律異相》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