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四十二章經》──第三章 割愛去貪


(一)

「佛言:剃除鬚髮,而為沙門。受道法者,去世資財,乞求取足。日中一食,樹下一宿,慎勿再矣。使人愚蔽者,愛與欲也。」

  這一章的目的是告訴我們出家修行要割愛、知足。為什麼要割愛?愛所產生的副作用很多,由於愛不到而起煩惱,就產生了恨。所以,愛含有恨在裡面。修行必須要辭親割愛,才能得到解脫,才能契悟涅槃和菩提。淨土宗有一個偈子:「愛不重不生娑婆,念不一不生極樂」,有了愛,就沒有辦法生極樂世界、生淨土。無論任何宗派,要想達到解脫,都必須斷除愛。

  以大乘佛法來說,不稱為「割愛」;不是「斷」煩惱,而是「轉」煩惱。愛是一種煩惱,愛的這一念,也是從本具心性當中所產生出來的一種執著。現在修行學佛了,不但不執著愛,還要把愛擴大,變成「慈、悲、喜、捨」四無量心,這就是「轉煩惱為菩提」。

  《菩薩戒經》云:「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一切地水是我先身,一切火風是我本體。」儒家亦云:「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這樣的愛就是無條件的,這樣就是「轉」。過去的愛是有條件的,他是我的父母,我就愛他,這是有條件的;現在把心量放大,要知恩、報恩,與我父母相當的,都是我的父母,這種愛就沒有副作用,就變成慈悲心、變成平等心了。假使還沒有達到這個境界,先要遠離,然後懺悔、修善……慢慢地轉,這樣就稱為「割愛」。

  「愛」,包括父母之愛、兄弟之愛、朋友之愛、親情之愛、夫妻之愛、男女之愛……。其中尤其是男女之愛,更是生死的根本。所謂「了生死,得解脫」,生死如何去了?必須從因上去了,檢討反省,把愛化掉,變成清淨心、慈悲心、菩提心。所以,必須「割愛」,才能得到解脫。

  從無始劫以來,貪愛已經成為習慣了,如何轉?先在事上遠離,不但身要遠離,心也要遠離,時時刻刻檢討反省,聽到異性的聲音、看到異性的相貌,馬上就要覺照。假使只有身遠離,心卻沒有遠離,還是沒有用;雖然出了家,卻得不到出家的利益,與道不相應,所以要「割愛」。以在家居士來說,夫妻之間的關係,如果起了執著、起了貪愛,還是會墮落,所以,明白了這個道理,就要把它轉過來。

  《佛說八大人覺經》中佛言:「雖為俗人,不染世樂;常念三衣,瓦缽法器」,就是告訴我們要知足常樂,常念三衣瓦缽。我們晚上睡覺的地方,只有幾塊榻榻米的大小,吃飯有吃飽即可,穿衣服也是這幾件……所以,要知足,有三衣、瓦缽、法器就夠了。

  三衣,表示不多不少。由於氣候的關係,例如冬天很冷,為了保暖,衣服穿不夠,便多加幾件,但是不要貪著。穿衣服要清潔整齊、能夠蔽體就好,不要特別去量身訂做,講究身段、講究好看,起了貪心,就不知足了。

  飲食也要知足。過去佛陀時代出家人「日中一食」,現代人身體不健康,或是有腸胃病,乃至於精神衰弱……所以要吃二餐、三餐、四餐。吃的時候,就要發慚愧心、要知足。「日中一食」,就是知足,剛好能夠維持身體的健康、維持色身、維持生命,使我們能夠修行、弘法,這就是知足。

  過去是「樹下一宿」,住山洞、住樹下,乃至於住蘭若,就表示對於住的環境也要知足。現在由於環境的關係,沒有山洞可住,也沒有樹下可坐,即使住在房子裡,如果房屋不結實,也會被風吹掀;屋子的通風不好,也會潮濕。印度是熱帶氣候,可以樹下一宿,也可以住山洞;但在其他地區,就不一定能如此,所以弘法、修行必須隨順時節因緣。

  富貴莫若知足,不知足的人,雖然很富有,卻始終在苦惱當中;知足的人,時時刻刻心都能安然自在,這是真正的富貴。我們在這裡出家修行,應該要知足,衣食住行有外護、有內護;住在埔里,氣候好、水質也好、空氣也好,還有這麼廣大的空間……想到這些道理,心中就很安定、很快樂。所以,一個是要割愛,一個是要知足。

  有些人心裡有疑惑:「既然要知足,為什麼還要建設道場呢?」佛法有大乘法、有小乘法,小乘法只求自己解脫,大乘法則是既能自利、又能利他。如果沒有吃的、沒有住的,身心不能安住,修行就不容易成就,也沒有辦法弘揚佛法,佛種就斷了。大乘菩薩都是住在七寶宮殿,就證明佛法是依正莊嚴、福慧具足,證明佛法是無上的、是富貴的,什麼都是最圓滿的,這是屬於菩薩行、屬於大乘。我們隨著時節因緣來弘法,住的地方不求富麗堂皇,但是要清潔、整齊、莊嚴、堅固,這樣才合乎實際。明白了大乘自利利他菩薩行的道理,就能了解為何要建道場,我們建一個很好、很莊嚴的道場,大家到了道場裡面,看到道場很莊嚴、圓滿,心中一讚歎、歡喜,無形當中就得到了很大的福報。


(二)

「佛言:剃除鬚髮,而為沙門。受道法者,去世資財,乞求取足。日中一食,樹下一宿,慎勿再矣。使人愚蔽者,愛與欲也。」這是過去的原始佛法,現在稱為小乘法。

  出家比丘,稱為「乞士」──上乞佛法以資慧命,下乞飲食以養色身。「佛言」,釋迦牟尼佛說:「剃除鬚髮,而為沙門」,一般人認為,只要心解脫就好了,為什麼還要「剃除鬚髮」?「鬚」是鬍子,「髮」是頭髮。現在有許多人為了頭髮,到美容院洗頭、燙髮……一下就花了幾千元、幾萬元,既浪費時間又浪費金錢。一般人不了解,還會為了頭髮起煩惱,假使理髮師把頭髮弄壞了,還要找他算帳。

  過去,有一位軍官的太太去理髮,理髮師把她的頭髮燙壞、剪壞了,這個太太起了無明,理髮師知道她是官夫人,誰得罪了她,命都會沒有了,嚇得不得了,怎麼辦呢?這些理髮師們商量,乾脆一刀把軍官太太殺了,然後丟到海裡面去。大家看看,為了頭髮連命都丟了。

  所謂「三千煩惱絲」,頭髮是煩惱的來源,所以,修行人乾脆把頭髮剃掉,一者節省金錢,二者節省時間,三者心無掛礙,四者破除執著。一般人都認為頭髮能莊嚴自己,不了解為什麼要剃除頭髮?頭髮對於修行有什麼障礙?所以現在就能了解,剃除鬚髮就是為了把我們的執著破掉、形象破掉,破相顯性,目的是在破除我執、破除法執。

  鬍子也是一種煩惱、麻煩,為什麼?一般看相算命的人認為下巴是地格,假使地格不好,就要留鬍子,配配相,所以有很多人留長鬍子或八字鬍,這些都是煩惱。這就是執著,執著一個假相,不知道相是修福報得來的。所以鬍子也會使我們起煩惱。

  著名書法家張大千的鬍子很長,一天,有人問他:「張先生,您的鬍子很長,晚上睡覺時是把鬍子放到被子裡,還是放到被子外面?」他自己也不知道,回去一試,結果放到被子外面也不對,放到被子裡面也不對,弄得失眠了。所以,鬚髮對我們是一種妨礙和執著,乾脆剃除鬚髮。

  出家眾稱為「沙門」,但在印度不一定是出家,只要是修道的人都稱為「沙門」,是修道的一種通稱。為什麼這裡不稱為「比丘」呢?要稱得上「比丘」,是不簡單的,二百五十條戒都持清淨了,才能稱為「比丘」;假使二百五十戒無法持清淨,「比丘」二字是擔當不起的。所以,這裡就稱為「沙門」。「沙門」,表示我們是修行、修道的人。

  「受道法者,去世資財」,我們既然想要修行、想得解脫、想契入無為法,就必須受持「道」與「法」。「道」,有正道、菩提道、涅槃道……要想得到解脫,聲聞有聲聞道、緣覺有緣覺道、菩薩有菩薩道,三乘都是道法。以四諦為法、以十二因緣為法,最後是證涅槃道;以六波羅蜜為法,最後是證菩薩道,所以,修行要有所成就,就要受持「道」與「法」。

  「去世資財」,想要得到這些「道」和「法」,就必須放下貪執,廣修布施,否則一心只是思慮著世間的財產,心中就會產生障礙。小乘佛法把錢財比喻為毒蛇,因為假使錢財用得不好,花天酒地,就會造惡業;有了錢財,親戚朋友都來借,假使不借,就成了冤家;強盜、小偷知道你有錢財,就來偷、來搶,綁票、勒索,甚至連命都沒有了……所以,乾脆捨離錢財。這是屬於小乘境界。

  資財,可分為世間與出世間的資財。出世間的資財,就是功德法財。怎麼樣才能得到出世法財?世間財是有漏的,所以,把有漏財變成無漏財、把染污財變成淨財,這樣就沒有過失。有了錢財而不知道用在正確的地方,就像小孩子無法做正確的判斷而亂花錢,因此有些家長乾脆不讓孩子帶錢。我們現在是大人了,知道用錢財來布施、供養、修建道場、弘揚佛法,世間的錢財就變成出世的功德法財了。所以錢財的使用,有這一體兩面的結果。

  小乘境界事多理少,只知道事,在理上比較少;如果悟到事和理,那世間法就都是出世法,這就是大乘的境界。以小乘來講,錢是毒蛇;以大乘來講,錢不是毒蛇,為什麼?有錢財才能建設道場、才能弘揚佛法。所以錢財不是毒蛇,而是用錢的這個心才是毒蛇──假使不知如何使用錢,起了貪心,這就是毒蛇。所以,錢財沒有過失,貪瞋癡的心才有過失。假使我們不起貪瞋癡,那麼貪瞋癡就變成戒定慧了,不但沒有罪過,而且還有功德。

  所以,佛法的道理有時是站在事上講、有時是站在理上講,有的是站在小乘境界來講、有的是站在大乘境界來講。這裡所說的「剃除鬚髮」,是專指比丘;菩薩就不一定要剃除鬚髮,像觀世音菩薩也有頭髮。

  菩薩,有出家的菩薩,也有在家的菩薩。在家居士也可以修菩薩行,菩薩行是「即俗即真」,不剃除頭髮也可以;比丘則要「離俗即真」,把頭髮和鬍子剃掉,先從事相上表示出離,再透過修證從心中捨離煩惱,證得清涼和自在。

  所謂「外現聲聞身,內密無上印,身行菩薩道,廣度諸有情」,了解這個道理以後,我們所現的是比丘身,修的是菩薩法門,我們的心「內密無上印」。既然兼具比丘、菩薩、佛的境界,要如何拿捏得很穩,就是最重要的了。

  為什麼要現比丘身?釋迦牟尼佛把正法傳給迦葉尊者,而不是傳給文殊菩薩、觀音菩薩、普賢菩薩、地藏菩薩,是什麼道理呢?因為比丘才能在我們這個世間住持正法,僧團才能住持佛法。一般人一看到比丘相,就知道是出家法師,馬上生起恭敬心。對法師生起恭敬心,就是一種功德。在家修行的居士留著頭髮,和普通人一樣,誰知道你是菩薩?如果自己標榜自己是菩薩,就生我慢心了。

  我們現在「外現聲聞身」、「身行菩薩道」,身是比丘、比丘尼,又修自利利他的菩薩行,而且又修頓悟法門,這就是「內密無上印」。「無上印」,就是中道實相,是佛的境界。以漸修來說,「三祇修福慧,百劫修相好」,要經過三大阿僧祇劫才能圓成佛道;頓悟法門則不需要經過三大阿僧祇劫,因為三大阿僧祇劫也不離當下這念心,當下就能契入佛的心境。

  所以,以比丘、比丘尼的身分行菩薩道,這念心又「內密無上印」,這就是萬德莊嚴,統統都在這一身當中。所以,可以漸修,也可以頓悟,也是比丘、也是菩薩。最究竟的就是「無上印」,師父說法、大眾聽法這個心就是,任何法門、任何境界,都沒有辦法超過當下這念心。    

 


單元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