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課 四威儀

 

【前言】

  佛門三千威儀,八萬細行,皆不出行、住、坐、臥四者,所謂行如風、立如松、坐如鐘、臥如弓,此四威儀,正是行者日常舉止所應遵循的儀則。

  「威」以德顯,由嚴持戒行,眾德威嚴,有威可畏,故非強橫勢力之威。「儀」以行表,由動靜合宜,舉止安詳,故有儀可敬,非虛偽詐現之儀。具足威儀,謹慎莊重,自然令人望之生敬,渴仰欽羨,故以威儀細行,即能化導眾生,令入佛道。

  

【四威儀】

行如風
  修道之人,舉止動步,安詳徐行,猶如清風徐拂。行進時,兩眼平視,不左窺右瞄,不向外攀緣;移步時,勿踏蟲蟻,勿倉倉惶惶,或令鞋履拖拉出聲;當收攝身心,舉止動步,心存正念,一切時中,定慧等持,如法而行。

立如松
  站立之時,頭頸不偏不倚,身軀挺直,安穩而立,猶如蒼松,不可輕率、歪斜或抖動;當心存正念,隨所住處,常念供養三寶、讚歎經法,繫心在道,思惟經義,如法而立。

坐如鐘
  跏趺宴坐時,應攝心專注,身心安穩不動,猶如大鐘。古德云:「身要放鬆,不得隨便;心要專注,不得緊張。」切勿前傾、後仰或左右歪斜;當端肅威儀,息緣絕慮,觀照自心,諦觀實相,如法而坐。

臥如弓
  修道之人,非時不臥;為調攝身心,若睡眠時,當右脅而臥,以右手曲肱為枕,左手平舒於腿,雙腿微弓,兩足相疊,名為吉祥臥,亦名獅子臥法。右脅而臥,於諸臥姿中,最為有益,能令身得安穩,心不動亂。律云:「仰臥,是修羅臥;覆臥,是餓鬼臥;左脅臥,是貪欲人臥。」是故修道人不仰臥、不覆臥、不左脅臥,應右脅而臥,保持正念,心無昏亂,如法而臥。

 

【結論】

  具足威儀,身端行正,非僅限於佛門之行者,而是人人應具備之禮儀。我國素稱「禮義之邦」,即是由於尊崇禮義、注重威儀之故。古德云:「行亦禪、坐亦禪,語默動靜體安然。」佛陀時常教誡弟子,形儀必須端嚴肅整,內檢其心,外束其身,無論動靜舉止,皆如法如律,如佛所教。

  古德言:「威儀乃無言之教,堪發有情之信。」行住坐臥具足威儀,不僅身心得以寂靜,亦可感化眾生,如舍利弗見馬勝比丘威儀庠序,因而深生恭敬、歡喜,歸信佛法ヾ。為佛弟子,於舉止言談、行住坐臥,若能具足威儀細行,以此身體力行,不僅能表顯個人風範,更是落實佛法自利利他的實際教化。

 

【註解】

  《佛本行集經.卷四十七.舍利目連因緣品》(《大正藏》,第三冊,頁八七三下)。

 

【習 題】
一、 何謂四威儀?
二、 佛陀為何要制定四威儀來教化眾生?
三、 省視自己的威儀,有那些細行須再加強?
四、 日常生活中,自己那些行為舉止,與四威儀的道理相左?如何改善這些不好的習氣?
五、 四威儀與修習禪定有何關連?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