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的真相

文/普泉精舍禪修班學員 傳豪
 

  記得小時候,常常問大人:「既然人生下來就要死,那生命究竟有什麼價值?」當時,沒有人能夠回答我的問題,只叫我好好念書,將來就會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了。但這件生死大事,隨著年紀和學歷的增長,卻還是無法得到確切的解答,不知不覺已在心中深埋十多年。

  在此次禪七的某一天,盥洗時偶然瞥見鏡中的自己,頭髮長了些許,當下起了一個心念:「該去剪頭髮了。」沒想到就寢後,夢到自己來到一家理髮店,當店員問到自己需要什麼樣的消費時,突然意識到自己正在打禪七,怎麼會來到這個地方?於是回答:「不用了,我想我該醒來了。」

  這句話剛答完,眼睛就睜開來,夢境中的一切也隨之消失。盥洗後,自己一如往常地離開寮房走到禪堂,很自然地坐上禪凳。正要開始打坐時,耳際傳來一陣陣打板聲,而且愈來愈近、愈來愈洪亮,頓時驚覺自己還在睡夢中,要趕緊起床。原來,我只是作了一個感覺很真實的夢中夢。

  醒來之後,有感而發地問自己:「我現在是在作夢,還是清醒著?」如果在作夢,為何周遭的事物是如此地真實;如果是清醒著,為何作夢時仍察覺不出自己在作夢?因為心中一直掛念著這個問題,所以之後的幾支香時間幾乎都無法用得上功,直到後來聆聽導師 上惟下覺大和尚的開示,才放下這個念頭。

  導師於開示最末,提醒大眾:「進了禪堂就要萬緣放下,堅住正念,隨順覺性。狂心頓歇,歇即菩提!」突然間有了很大的感觸,我思索多年的問題,就在 導師最常開示的一席話中找到了出路。長年來以妄想追逐妄想,不停地在妄想中妄想尋求個答案的我,淚水在眼眶中不斷地湧出。

  原來,生與死並非在出生及死亡才有,而是無時無刻流轉不已。第一個妄想生,接著第一個妄想滅,第二個妄想隨之而生……漸漸習慣了隨妄想生死輪迴而不自知。如同問道:「是夢?是醒?」一般,對於生死,不去找超越生死的鎖鑰,卻是沉浸在對生死的執著,殊不知生命的目的並非在生而復死,而是在生死間明瞭不生不死的本來面目。

  大雨過後,白雲、烏雲盡皆散去,才發覺天空竟是如此地開闊澄澈。



單元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