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境
文/佛門寺禪修班學員 Joe Provost (傳傑)
 

 

  生活的點滴引發我們生氣的機會。從早上的新聞、通勤,到職場上的苦差事;接著,晚間新聞、帳單等等,許多事情都讓人煩惱,所以生氣很容易就呈現在我們面前。

  幾年前,一位不是很熟的朋友告訴我,我是個容易發脾氣的人。那時,我相當訝異,因為我並不那樣看待自己。於是,我問了幾個較親近的朋友:「我是個好發脾氣的人嗎?」大部份的人皆不認同;相反的,我會因為周遭的不公正、不公平而深自難過。如果我生氣的話,那是因為見到不公的事情而有的深切反應。我的虛偽及平素的無知,別人並沒有看到或不想見。有一些人因為我不生氣而生氣,有一些人因為我生氣而生氣,我的生氣是他們的反射嗎?我從不是贏家,我並不快樂。

  我想,是因為讀了聖雄甘地的話:「如果你想改變世界,先從你自己開始。」所以,我開始了尋找快樂與改變世界的探尋。

  大約一年前,高速公路上因為一場車禍,導致長達二小時的塞車,所以每個人都想超速趕上時間,我也因而被開罰單。若是幾年前,我會因被警察攔下而非常生氣,因為我和其他人的速度差不多,為何他就選上我?我的念頭一閃,覺得這不公平,不過我並沒有表現出來,因為「我的確超速了」。這就是了,是我該被開罰單的日子,警察必須攔下某人,而我就是那個人。

  我問自己,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有哪些事?被逼到路外,被開一張可能不算公平的罰單,我有權利生氣、不高興,但是對我又有何好處呢?沒有。所以,在念頭閃過的那幾秒鐘,我做了一個抉擇──不生氣。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那位警察甚至還道歉說,他「必須」給我罰單。我想,我變了。一切都與選擇有關,至目前為止,我選擇不生氣。

  學佛對我而言,是條既長又迂迴的路;找到佛門寺是件令人很驚喜的事,我很肯定。就好像我對自己說我要改變的那一分鐘時,我就找到了佛門寺,或者是說佛門寺找到了我,沒有人會真正知道的。在接到那張罰單前半年,我開始了在佛門寺的第一堂禪修課。在那兒,我發現我可以選擇如何回應逆境。我很訝異,法師們幾乎能柔和地化解每個情況。我們對每天發生的事,都有著機械性的反應。當被別人推擠時,我們反推回去;被冒犯時,我們也冒犯別人。通常,我們自尋被冒犯。這些事有的很細微又很機械性的,所以我們根本沒注意到。相反地,法師們對每件事都有不同的反應,至少到目前為止,我還看不到一個固定的模式,不過在佛理上,他們的教導是一致的。是的,人生給予我們許多生氣的機會,但令人訝異的是:生氣是一種抉擇。我可以選擇生氣或者被冒犯,或者兩者皆不。

  我想,這對我而言仍很陌生,不過我每天都在學習,也愈來愈進步。我常問自己:為何以前我不用這樣的角度來看事情呢?也許是佛法潛移默化改變了我。無論如何,修行隨著時間慢慢地累積,快樂也慢慢地走進了憂傷以前所住的地方,而令我訝異的是,這世界也在改變。




單元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