爐香乍熱
文/普民精舍禪修班學員 傳律
 

  維那渾厚的梵音聲,勾起了遙遠的心情,燃起今生值遇佛法的感動。「諸佛海會悉遙聞……」想起少年時,曾經享受過這份靈泉山中的遺世自得。然而,第一次唱誦爐香讚的澎湃感動,不久後便蟄伏於人生的起落中。少年已矣,如今靈泉的爐香卻在中台禪堂裡裊裊燃起。

  禪七中,好不容易爐香再熱。「爐香乍熱,法界蒙薰」,一瓣心香,具足戒定慧,從湛然體性中透出,那是心念的作用。紛擾的根塵識心,攝入這一念清淨的覺知,逐漸清明,原來這法界是越薰越清楚啊!

  「諸佛海會悉遙聞,隨處結祥雲」。年少時,曾經努力地觀想雲端,苦覓諸佛身影,如今想起不禁莞爾一笑;一念清淨一念佛,每個心念都是諸佛的化身,念念清淨,豈不是法界化佛千百億?豎起耳聽那熟悉的海潮音,原來這就是諸佛的教導。平靜專注地看著自己的心念生生滅滅,剎那間,靈知靈覺溢出思緒之外,心緒為之觸動,牽回奔馳的心念,也留下了一窪感觸。

  少年時的感動,今日終於漸漸明瞭。慶幸自己,學佛以來沒有走遠路;感恩 大和尚的悲願,讓弟子能一步一步地窺探如來教法的全貌,一點一滴地吸吮著如來法乳的滋味。修行學佛,一路起起伏伏,深刻地體會要保持爐的溫熱是何其困難, 大和尚對弟子們的期待,又是何其慈悲。

  爐,為法身慧命的平台,所謂「台地本一塵塵剎剎,無一不是寶王寺」。這念本自清淨、本自香光圓明。爐香的熱度來自對求法的熱忱與渴望,凝聚完整的心念就能聚焦,最後終能發光發熱。然而自己求法的這念心,時而渴望、時而隨業流轉,斷斷續續;檢視自己,這樣的學佛態度只是順其因緣,而非對法有真實的體會與覺悟,修行根本就聚不了焦,燃不起心香。想想,佛陀從覺苦就可以產生出離心及求法心,而自己呢?

  常言道:「求不得是苦。」總認為自身的苦,可以因克制自己的欲求而釋然,事實上,只靠這種小我覺苦所產生的修行動力是有限的。過多的我執,蒙蔽了自己對法界冤親的牽掛,就算能獨善其身又如何?看看累生最親愛的父母眷屬輪迴到哪裡?看看因己之故而流轉生死苦海的冤親又在哪裡?用心體會自己今生學佛的重要意義吧!對於曾與自己緣深情重的有情而言,若能因自己的因緣得度,傳律豈可不好好把握、好自珍惜?「一人得道,九族升天」,這是法界緣起中多?莊嚴的一刻啊!

  終要發起「但願眾生離苦得樂」的心念!因為能體會眾生有多苦,督促自己向上的動力就有多大。見樂法師常告訴我們,學佛要發願,所有大成就者無不從願力而來。有願力才能堅定不移,忍受己身業苦如忍眾生苦;有願力才能虛心看見自己的不足,多包容體諒眾生。故堅定不移的忍心會與「定」相應,覺照心、柔軟心會與「慧」相應,定慧不斷加溫,就能持續發起求法之心,點燃心爐之火,散發朵朵心香。

  修行的過程中,願心願力是如此地重要。爐香乍熱,傳律對佛法初生信心,由信而生願。試問自己,找到願心了嗎?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