懺悔的重要
文/普恩精舍研經班學員 黃絨湑(傳興)
 

  「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痴,從身語意之所生,一切罪根皆懺悔。」懺悔法門很重要、也很殊勝,是我們隨時要努力的功課。懺者,懺其前愆;悔者,悔其後過。「懺」,從心、非、戈、雙人,戈就是割,也就是從心裡面割捨去種種「非」──不對的行為,並向對方至誠道歉,請求原諒。「悔」,從心、每;每時每刻每事觀照這念心,小心謹慎不犯同樣的錯誤。

  但由於無始無明與習氣,我們可能曾犯下不少錯誤,過去生乃至現在世所做所為,總有許多沒做對或沒做好的行為。當我們遇到挫折或不如意的境界,這是過去所為,如今苦果現前,自己應該起懺悔心,想想自己所言所行,必有許多的不圓滿,應當反省檢討、慚愧懺悔,並及時改過!如此,才能於諸逆境不起怨懟煩惱,才有機會隨緣了舊業、解冤結。

  古德說:「凡夫無過,聖人過多。」一般人覺性不夠,心粗身也粗,總以為自己這輩子沒做過什麼錯事,哪裡需要慚愧懺悔?殊不知凡夫身口意三業未清淨,內心中的貪、瞋、痴、慢、疑、邪見,種種無明煩惱尚未盡除,經常在無意間或無知中造作許多罪業而不自知,如懈怠心、分別心、貢高我慢心……無一不是病,無一不需要懺悔。

  昔日高峰妙禪師為對治昏沈,特地到懸崖邊打坐用功,用以警醒自己,只要一打瞌睡,就會落崖而死。但因昏沈習氣使然,仍不自覺地打瞌睡,以致跌落懸崖,幸蒙韋馱菩薩相救。於是心想,自己的修行還真不錯,還蒙韋馱菩薩來護法,而生起慢心。念頭方起,韋馱菩薩就對禪師說:「我韋馱五百世不護你的法。」

  高峰妙禪師聽了心裡非常地難過,後來一想,我修不修行與韋馱菩薩護不護我的法,有何相干,當下發起慚愧懺悔心,又到崖邊繼續用功。不料仍然抵不住昏沈習氣,再度跌落懸崖,卻又蒙韋馱菩薩相救,禪師就問韋馱菩薩:「您不是五百世不護我的法了嗎?」韋馱菩薩告訴禪師:「你一念的真誠慚愧懺悔,已經超越五百世!」可見懺悔多麼重要、殊勝。

  懺悔是「自淨其意」的前方便。慚愧懺悔,並非要我們坐困於罪惡感當中,終日惶惑懊惱,無以自處;而是要我們隨時覺察、覺照、覺悟,保持這念覺性,修正自己的行為。如果能夠隨時自我警醒,善加守護自己的身口意,必定能減少過失的發生;反之,如果遇到境界時不知檢討反省,人生又豈會有更深的體會和提升?

  從個人的煩惱業障乃至天災人禍、社會動亂等等,皆不外是人心所感召。貪心感召水災,瞋心感召火災,痴心感召風災、地震,傷害生靈、殺業太重則感召刀兵災,所以欲消災解難,必須由自心做起。若不懂得因果的道理,不知道慚愧懺悔、檢討自心,反而互相指責抱怨、推卸責任,甚至怨天尤人,那麼災禍不但不能免除,社會將更加不安。所以,須從自心著手,時時反省檢討、慚愧懺悔,使心平靜、平和,自能消災免難、風調雨順、國泰民安,所謂「心淨則國土淨,心平則世界平」。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