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三寶的心路歷程
文/普雨精舍研經班學員 楊鳴鐸(傳鐸)居士
 

  民國九十二年一月在萬里天祥寶塔禪寺皈依,成為三寶弟子,也是自己人生的轉捩點。已去世的母親(未曾皈依)及先室(臨終前皈依)平日茹素念佛,女兒是天主教徒,最小的兒子是基督徒,一家三教。自己是無神論者,但並不反對他人有宗教信仰。認為宗教都是勸人為善,社會能多一些善人有何不好?我的家庭平日不談宗教的問題,各信各的教,所以也相安無事,從未因信仰的不同而鬧得不愉快。

  自己未皈依前,平日謹言慎行,不做傷天害理的事,所以覺得心靈很安詳寧靜,也不曾想過報應的事。認為生老病死,是自然的現象,何須貪生怕死;只要活得有價值、有意義,一切就順其自然。

  先室九十一年四月間罹患癌症,群醫束手無策,行政院中諦禪學社居士知道這訊息後,認為她既是佛教徒,何不勸她皈依?在徵得先室同意後,四月十六日由普得精舍住持法師親臨病房,舉行簡單的皈依儀式,先室正式成為佛門弟子。同月二十日先室去世。料理喪事後,正式拜訪行政院中諦禪學社,向禪學社社友們感謝他們的關懷。此時才知道住持法師每星期均至中諦禪學社開示法要。

  先室死後,萬念俱灰的我,到中諦禪學社聽法師開示,只是想填補心靈的空虛。法師勸我誦讀《金剛經》,初念《金剛經》,不知所云,法師要我繼續念,他說念一次就有一次的感受,不斷的念,就有不斷的感受。接受法師的意見,日夕不斷勤念《金剛經》,結果,的確如法師所說,一次有一次的感受。《金剛經》是一部禪經,禪是千經所指,萬論歸宗。修禪可以識本性,五祖弘忍大師說:「不識本性,學佛無益」。這或許就是法師要自己勤念《金剛經》的原因吧!

  中諦禪學社居士介紹我參加精舍禪修班,進入初級班,追隨法師修習佛法,現在已是研經班的學員,有機緣認識學佛的朋友,覺得很殊勝。九十三年一月十九日天祥寶塔禪寺舉行歲暮圍爐,中台禪寺 上惟下覺大和尚親臨主持,萬方雲集,盛況空前。信眾們都回家(信眾們已把禪寺視為自己的家)團聚,自己也隨同精舍前往參加。

  同行的朋友們都勸我及時皈依,但以機緣未到婉拒。法師認為機不可失,即勸勉我把握良機。由於法師的誠心令我十分感動,即義無反顧的歡喜接受三皈依。一位無神論者能轉變他的信念去信奉佛教,可說是「頑石點頭」,但也是自己人生的重大改變。皈依與未皈依有何差別?未皈依,自己是佛門的門外漢,即使有何差錯,只是個人的行為,與佛門無干。皈依後,是佛門弟子,就要期勉自己力行佛法,否則不僅個人要承擔過失,更會損及佛門清譽,不可不慎。

  子女都不在身邊,一人獨居;修行之後,人生的苦惱,好像已隨風飄逝,不再停留心中,這是自己皈依佛門最大的收穫。信佛教是正信不是迷信,正信和迷信有何不同?聽經聞法明白佛法真諦,故發菩提心,上求佛道下化眾生。如果只一味拜菩薩求神明,不在日常中努力種善因,那就是迷信不是正信。

  既已是三寶弟子,我要求自己:一、對佛教教義要堅信不移。二、對師父教誨要信守不渝。三、對自己的誓願要誠信執行。四、持淨戒,不造惡業。五、修禪定,求心靈的解脫。希望大家都能來學佛,一人學佛,一人有淨土,二人學佛,二人有淨土,大眾學佛,大眾都有淨土。在淨土中,人人都能自在安樂,自己的學佛不求得到什麼果報,但求人間處處有淨土。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