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裡光明的出口
文/普行精舍學員 賴玉珠
 



  如果未曾學佛,如果沒有幸運地逢遇正法,那麼,我的人生就不會有走向光明大道的「轉捩點」!

  我有一雙慈愛的父母,照顧我的生活不用愁苦,栽培我完成學業,乃至於順利謀得教職,數十年來的日子,平安、寧靜。回想起父母親為子女負擔的辛勞時,內心當中盪起的漣漪便會擴散開來。人們傳宗接代,成家立業的戲碼不斷地上演著,然後再一代一代地陷入反覆的憂喜、苦惱,難道生命就僅是如此嗎?人生忙了一輩子,最後能得到什麼?人生該歸向何處?如何脫離種種痛苦的磨難?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這是李白對自己人生的悲愴。「名豈文章著,官因老病休;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此為杜甫幾經滄桑後所作的註記。體察人們的際遇,反觀自己的處境,日子雖然過得去,但也愈來愈覺得自己像陀螺似的,隨著時光轉啊轉,停不下也轉不出去,一次又一次陷入自尋的困境之中,依舊渺然而無所造,找不到光明出口。於是,很想突破這重重的迷茫,主宰自己的命運!

  因為這樣的心念,終於在朋友帶領下,踏進中台世界。在參與精舍的共修後,逐漸有了解決疑團的端倪。當年正準備參加普考,一有空就會到精舍禮佛,另一方面也祈求考試順利,更希望所分發的單位能夠靠近精舍,以方便學佛。感恩的是,後來分發的單位鄰近普行精舍,我也正式步入修學佛法之路。

  精舍的設立,利益了無數民眾,也讓迷茫者有了正確的依循方向。感恩大和尚弘宗演教、大轉法輪,讓我得踏入佛法的殿堂,一窺「一念不生,清楚明白」,找到當下這一念踏實的心;一沐「煩惱分分斷,真如分分現」,獲得頓歇狂心的法喜清涼。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