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明燈
文/普開精舍高級禪修班學員 吳心心(傳煦)
 


  許久未曾在睡夢中清醒;應是師父交待的功課尚未動筆,心中掛礙著的緣故。窗外高掛一輪明月,夜靜,心動,思緒波濤洶湧……

  一張枯黃的招生廣告紙,揭開在精舍將近四百多個日子的序幕。一向灑脫的我,為什麼會在這全然陌生的道場中落腳?猶記得初次上禪修班,見到授課法師,心中難掩一股悸動。

  如此年輕的身影,端秀的臉龐,正應該是享受花樣年華的人生歲月。為何因緣割捨世間的至親至情?捨下多姿多彩、繁花似錦的美好前景,毅然投身出家修行的菩提路?「人身難得今已得、佛法難聞今已聞,大眾今有幸能聽經聞法,應把握此殊勝因緣……」莊嚴的神情,流露著慈悲的光輝;堅定的口吻,鏗鏘有力,充滿著佛法蘊涵的素淨喜悅。原來,度化眾生的大願力,才是生生世世永恆生命的圓滿。反觀我們,卻仍舊貪戀紅塵路上的愛恨情仇,跌跌撞撞。

  每週三晚上的禪修課是我最期待的時刻,那是心靈接受洗滌修復的時間。隨著不同的授課內容,有不同的啟發和震撼:有時如暮鼓晨鐘,敲醒愚癡;有時似醍醐灌頂,增長智慧;有時如當頭棒喝,當下茅塞頓開。師父開示的眾生百態,彷彿就是聽課的我們的病因。就像大醫王,句句針砭,直指積習舊疾;帖帖箋方,都是治病良藥。課後,總是一身法喜,一心清淨,一切自在。

  也曾因為沉重的個人習氣,在言行舉止間,仍不經意流露出某些劣根性,這時只想逃避到自己所築的城堡內,將修行一事拋諸腦後,隨順自己故有的積習,執著耽溺在妄念上無法自拔……。

  師父透視到我內心的掙扎,數次長談,一次又一次慈悲點化。在師父百般容忍、無量的慈悲心下,狂傲的心漸漸歇息,心頭的霜雪漸漸消融。在師父耐心的引導下,我這剛強執著、難調難伏的心,終於撥開萬丈烏雲,走出層層迷霧,浴火重生。對於師父的護念,弟子這顆頑石既慚愧又感動。

  精舍婺g常是燈火通明。師父為了眾生的煩惱、妄念,犧牲自己的精力及體力,甘作甘受,毫無怨言。師父以言教及身教來潛移默化,對眾生的習氣從未苛責,總是微笑著耐心傾聽我們的心情垃圾。師父的用心感化了駑鈍的我們;師父的慈悲包容了不圓融的我們。師父像菩薩般莊嚴,母親般溫暖,撫慰著遊子的疲憊,付出從不求回報。弟子們來自十方,何其有幸,在此同聚一堂,親霑甘露法語。

  過去懵懂無知的歲月,虛耗了多少生命的精華!學佛的路,是個美麗的意外。歷經三十個寒暑,直至皈依中台山,才在大善知識的引領下,尋找到人生真諦的源頭。這份轉折,象徵人生道路的新起點;不把握待何時?願緊跟著師父的腳步,一步一腳印,精進用功,永不懈怠,以護持三寶為畢生職志,上求佛道,下化眾生,以報師恩。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