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歸依處
文/普彰精舍 梁惠雯
 


  身在異鄉時,我是個遊子,四年來的飄蕩於今畫下句點。回了家,回到成長的家鄉,我仍在流浪嗎?掬一把花,花香四溢,唯有聞者知其香味,而我在尋覓香源。第一次,奔走在家鄉街頭,尋覓精舍的足跡,是心切。第一次,身在精舍堙A盡一己之力,是歡喜。第一次,在家鄉盪起陣陣梵音,是感動。來來回回的奔走在金馬路上,亦如在人間十字路口徘徊復徘徊的我;在轉角處我驚見了普彰精舍;我在期待,生命中那一次的轉角我將驚見中台──中道實相的靈台!

尋覓光源之旅

  故事的開頭好難下筆,在層層復層層的記憶交雜裡,該用什麼來註記這一段尋找光源的歲月。

  二十歲那年,我是大學新鮮人,以為呼吸到自由的空氣,自此徜徉在完成夢想的軌道,無邊際地運行我的希望。那是一個夏日午後,在社團攤位間遊走,眼花撩亂間,我看見了晨鐘社。在懵懂間,我展開尋覓光源之旅;在心念起伏間,我遊走在道路兩旁,擺盪著順生死之流與逆江而上的心念。   

   二十一歲那年,初入中台,我是尋覓中道實相靈台道路的新鮮人,呼吸到禪七法喜的清涼,陪伴這趟旅程的是淚眼的懺悔。那日,在解七的回向偈裡,我是個淚眼婆娑的女孩,懺悔昔時不解的愚癡,感佩每位師父出家的決心,所以我想讓不解中台的親人也能踏入,進而了達佛法的真諦。無情萬物的說法,是觀者有心而有所感觸;而外在表相的是與非,是誰的對與錯?原來,有情的不是山水,而是多情的騷人墨客;原來,對與錯的顯露,不是他非,而是我非。

  二十三歲這年,踏入普彰,我是期待普彰精舍已久的有心人,感受著家鄉熟悉的味道與法音宣流的清涼。所以,我在流浪間,驚見了精舍的容顏。過去是在美麗的泡泡堙A感受修行的滋味;而今日在精舍堙A揭開一層又一層的糖衣,我的修行導讀已然結束。原來,序幕此時才揭開,修行的戲碼才正要上演!

成為戡亂的勇者

  這是場自編自導的戲碼,一切的抉擇權在自己的手上。誰在舞台上起舞,誰讓誰在舞台上奔騰,而誰又讓誰完成獨幕劇後謝幕下台。原來,這是一場勘驗心念的戲,而這個誰是誰呢?是眾人眼見四大假合的我?是孩時的我?是長大後的我?還是一直以來讓我知道我是誰的我呢?如此單一個知的心念,卻可幻化為生旦凈末丑,在心念的舞台,上演齣齣精采的戲碼。而今的我欲成為戡亂的勇者,在賓主之間找到真正的定位。

心中本有的珣

  珣,是種潔白無染的玉,好似一湖映千山的水,本有的無瑕不為大地所擾。原來,本有的那塊寶玉不曾落失,曾是求學業事業名利的代言人,曾是感動的化身,曾是懺悔的浮現,而今又幻化為求道的心念,帶我走向圓滿。

  這是一條難行復難行的道路,也是一條感恩的路。所以,感恩大和尚「但願眾生得離苦,不為己身求安樂」的悲願,在彰化成立了精舍,使這堛漲酗艉H不再企盼,不再感傷,不再奔波,而是在感恩中學習與付出。所以,感恩見驚法師、見戡法師與見珣法師來到普彰,走入了彰化人與我的生命。在這段交集的時間裡,感恩見驚法師於課堂上頻頻囑咐與指點大眾,在不失幽默的法音裡,直指人的痛處,令人茅塞頓開。感恩見戡法師與見珣法師的溫暖,像冬日的陽光普照大地萬物。感恩之餘,更要警惕自己,珍惜與把握這樣的因緣。
  
  我,依舊走在尋覓光源的道路上,路上的風吹熄的是此刻的心念,但是光源仍在。所以,只要再提起,就不用害怕眼前的挫折,我知道路上的風光是短暫的,只要依循著前人的腳步,依著光源的方向,我曉得回家的路。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