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緣
文/普豐精舍禪修班學員 傳雪 圖/傳尹 
 


艱鉅的任務

  精舍法師拿了份星燈營的報名表,說道:「給你家正在念大專的姪女。」口中答應師父,卻萬分沒把握,想著:她會參加這個活動嗎?

  姪女素來不接觸佛教、道教,在她的印象中那些廟宇大多陰深幽暗。

  太明白姪女的宗教觀,手中薄片紙──星燈營報名表,飄在心間沉重萬千。擱淺了兩個星期仍找不出勸發菩提心的詞兒,左思右想都可預見自討沒趣的敗兵畫面。

  下了課溜進精舍幫法師的忙,法師問著:「妳姪女的報名表好了嗎?要交了。」艱難任務看來無處躲藏,歸途中默誦觀音菩薩聖號,給自己充沛的勇氣撥這一通電話。

善緣成就

  才推開房門,電話響了。電話那頭正是姪女的聲音,說著:「姑姑,我一直在找妳……」心中狂喜,這……觀世音菩薩送來的大好機會,伏下欣喜心情,趁此因緣介紹她參加中台禪寺所舉辦的全國大專青年佛學社迎新活動。「呃?……會不會很宗教?……」「大專青年的活動很活潑,就算有一點點的宗教色彩,就當作增廣見聞,妳學大眾傳播要廣學多聞呀!……」「呃?……好吧!」就是如此 ,因緣巧聚、眾緣雲合。這位未曾接觸佛法的小女生,帶著忐忑的心情,上山參加星燈營的活動。

遊子歸家

  精舍有五人參加護星活動,傳樂師兄的女兒──傳利,也在這班最晚到達山中的車上,傳樂師兄和傳雪忍著睡意等她們,希望讓她們有被呵護的溫暖感受。

  子夜寒涼浸骨,飲下溫熱麥茶驅寒暖身,人潮散盡,殿堂內領了職事的法師,莊嚴平靜等待遲來的學生們,眼神交會換來和婉笑意,遲歸的學生真像踏月歸來的遊子。

  見著傳利也瞧見尾隨的姪女,替她套量居士服,澄澈大眼閃爍絲絲不安,悄聲說著:「這裡金光閃閃。」理解她對這些偉岸聳立的佛像感覺陌生,只能輕抿嘴角,微笑以對。目送她們,我們回掛單處夜寢,臨睡前將祝福的心,化為心香一朵虔誠供養諸佛菩薩。

  兩天護星的心得變成大大的兩個字──疲累。看見師父、師兄們精進勇猛歡喜出坡,也想多盡一分力,但是傳燈和傳雪體力不支,第二天早晨九點許便向師父請假回寮房休息,想著小憩一回速來幫忙,那知睜眼醒來已經下午一點多,彼此面面相覷,驚覺時間倏忽。

  傳智師兄來了,熱切問候著:「我和傳樂都找不到妳們,妳們吃過飯了沒?我都沒有照顧好妳們,妳們快去吃,學生們現在在聚餐。」我們兩個頭垂得更低,赧然一笑。起身出坡快快作務去,到會場時大和尚剛走,學生們已快用餐完畢。歸了隊做著過堂簡單的坡務。整理餐盤時,看見燦亮快活的姪女,對我輕快問候:「姑姑,妳在這裡。」詢問著:「供養到大和尚了嗎?」「沒有,人很多。我把我的心供養出去了。」微笑釋懷小小遺憾,笑著:這個小女生把心交給了大善知識。



歡喜滿行囊

  大專學生騎牛歸家時,護星一行五人也到山門前送他們,看見傳利、姪女,也看見許多的學生,大家聚成一圈說話,傳利高興的描訴她供養大和尚的心情,下次她們相約護小星辰,笑語如珠、法喜充滿。姪女轉向問著:「妳上過早課嗎?早課感覺好好,我想請經書。」「她們安排我站在大和尚後方拍照,大和尚給人很慈悲的感覺,我喜歡他!」「妳有吃到小小的圓餅嗎?真好吃。素食怎麼這麼好吃?」大家你一句我一句交流見聞,嘰嘰喳喳、快快樂樂歸巢。

  護星五人組也攜著行囊,走向停車場找車去,指揮交通的法師關心問著:「妳們車停那裡?」「那邊。」「很遠。行李留著,一個人去開車,其他人這裡等就好。」傳智師兄上前和法師說話,法師拿起電話聯絡之後說:「知道大寮怎麼走?」「我知道。」

  到大寮時看見師父張羅五份點心、便當,要讓我們帶去,傳雪感動得眼眶濕潤,別過頭向前走,原來,傳智師兄一直掛記著,傳燈和傳雪還未用餐。回程車中,我們享用慈悲的愛心便當,每一口滋味無窮。大家皆吃到姪女說的小圓餅,真的很好吃,順口甘甜。

  願以此拙文,虔誠供養佛、供養法、供養僧、供養一切大眾。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