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真性常自在
文/普光精舍禪修班學員 周碧芬(傳蓁) 圖/傳燁
 


  「修行學佛,最重要的不是誦經、拜佛……,而是明心見性,所謂不識本心,學法無益。」簡單的句子,郤令我心海洶湧,澎湃不已!

  自皈依三寶多年來,我每天至心地誦經、拜佛,生活沒有多大改變,煩惱依然存在,佛是佛,我是我;卻在參加小星辰活動的五天四夜裡,我領會到了一些些「心淨國土淨」的喜悅。原來皈依三寶成為佛弟子後,不僅只是要信佛,還要學佛。誦經、拜佛,不再只是向外馳求諸佛菩薩的庇佑加持,而是反求求諸己的內觀與自省。當眼睛只專注於觀照自己的身口意不造業時,便無暇去細看計較別人的是非對錯。當自己心懷慈悲、滿眼溫柔去看待路上來來往往的每一個人,有若過去生父母、親眷時,所有人際間的衝突與相異,皆能善解包容,以至圓滿和諧。更何況,眾生皆有佛性,眾生皆可成佛,我又怎能輕忽路上的每一尊「未來佛」,而不心生恭敬,禮敬諸佛呢?唯有以此思考、自惕,心中不再有瞋恨、怨懟,心美,看什麼都美了。生活變得順遂如意,宇宙變得更寬廣,世界變得更和諧了。

  終於明白,學佛真正的目的即在於定心、淨心、明心。當一顆心能清楚明白、念念分明、時時作主時,於我而言,每一處都是學習感恩、懺悔、修心、學佛的好所在。

一朝息妄念 紅塵剎時成淨土

  大和尚曾經開示:「人的妄想很多,有念是眾生,無念就是佛。」更所謂「克念則聖,罔念則狂。」「狂心頓歇,歇即菩提。」傳蓁汗顏,一直以來,總是心不自主,妄念、雜念如影隨形,如雲蔽日,據心為王,牽制我大半輩子。如何克念為無念,將是我最重要的心靈功課。

  「菩薩清涼月,常遊畢竟空,眾生心水淨,菩提影現中。」心水要如何才能「淨」?自有記憶以來,由於傳蓁心思較為細膩善感,常會為了天空的斜陽,路邊的小花而雀躍;也會為了人情的冷暖,際遇的好壞而傷神;及至結婚成家後,塵勞、妄念更如多年未融之雪球,愈滾愈大,壓得自己喘不過氣來。大如時局好壞、生意起落、人際關係、家人健康、孩子課業;小至同修的一個眼神,晴雨溫度的變化,費心挑出的一根白髮,枕邊一隻趕不走的蚊子……皆令我心緒起伏難平。日積月累,身病心病,心病身病,幾度在紅塵苦海中呼天搶地,卻尋不著一絲安慰,無人可以救拔。曾經以為自己是世上最不幸福的女人,曾經以為生命不再有春天,曾經以為天下之大,沒有我容身之處……。當我身心俱疲,淚眼矇矓地看待世間時,不禁懷疑人活著是為了什麼?生命的本質真相又是什麼?及至去年來到普光精舍,上了禪修課,有幸得遇住持見當法師慈悲開示、圓融說法,始知「一心生出十法界」、「萬法唯心造」,煩惱痛苦皆由心生,我又何苦愚癡地將自己沈鎖於地獄不出?心門敞開世界開,恰如久旱逢甘霖,枯木長新芽,生命自此再現曙光與生機。

  來普光之前,我一直是過著一種緬懷過去、苦惱現在、憂心未來的生活。如今八個月後的此刻,我抱持的是懺悔過去、努力現在、展望未來的生活態度;及時把握當下,珍惜每一分鐘,努力做到「對上以敬、對下以慈、對人以和、對事以真。」也積極地在練習不論處在順逆境,遭遇任何事,皆能心不隨境轉,心不住於物。傳蓁愚鈍不敏,尚不能念念分明,時時作主,但願以周利槃特尊者為榜樣,認真努力掃除內心的塵垢,渴盼在五濁惡世、滾滾紅塵中的我,有一天能做到「百花叢裡過,片葉不沾身。」歡天喜地、超然物外的「自在步紅塵」!

於塵不染塵 晝夜六時琣N祥

  懷想昔日,尚未為人婦時,常與知友偕伴尋訪一些知名或不知名的江湖術士看相、算命,期待從掌中紋理、五官面相及玄妙的紫微斗數、姓名學中,去窺探生命的源頭,以便能改變現在,掌握命運,預知未來。彼時,單純地以為,只要能預知一些未來,就能改變生活的原本樣貌,天真地等待美夢成真,豈料事與願違,好事未成,惡夢連連。只嘆當初未能聽經聞法,了知世間一切成敗好壞,皆是有因有果,所謂「欲知過去因,今世受者是;欲知未來果,今世做者是。」不做眼前當下的努力耕耘,妄想秋收冬藏,這無異於守株待兔,癡人說夢!

  偶爾靜坐公園一角,或者佇立街頭片刻,望著熙熙攘攘的人潮,心中無限感慨,同樣的一條路,有人走來舉止從容,有人步伐急促;以己心測他心,揣想他們背後必各有一段不同的生活故事。是苦多樂少?抑或樂多苦少?是大苦?還是小苦?是境苦?是心苦?……。要能不為外境所左右而超然物外,解脫自在,能有幾人?又倘若心苦只是根源於「世間本無事,庸人自擾之」的妄想雜念所致,而日坐愁城,悒鬱不歡,不禁令人莞爾發笑。憶起了古人詩句:「是誰多事種芭蕉,早也瀟瀟,晚也瀟瀟?是君多事太無聊,種了芭蕉,又怨芭蕉。」此語道出了人心不能自主的實相與無奈。如果能懂得放下,心不為物役,則「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日日是好日,時時是好時,何來愁憂煩悶,而不心閑意適!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