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時間三十分鐘
文/普眼精舍 張林慈惠
 
  老和尚常說:「這一念心,在中道實相上,超越時間,超越空間。」我從不懷疑,只要修行方法正確,並且持之以恆,我們總有一天會到達此境界。只是,當它來臨時,卻仍然驚炫!我真的超越了三十分鐘!  七月二日,「大專學生精進禪七」起七茶會時,老和尚開示:「一般人在假期中去休閒渡假,其實打七才是最好的渡假。因為這一念心在打七中,可以超越時間、空間。這一片美景是最好的渡假處。」超越時間、空間?似乎很遙遠。七月六日,下午第四支香,我上座,兩腿雙盤盤好,三次深呼吸吐掉身內濁氣,才剛開始注意這一念心清楚明白,既無昏沉,也無妄想,卻聽到引磬聲已響起,四十分鐘的一柱香已經結束!當時,原以為是維那法師弄錯了,卻聽到周圍的同參道友在搓手及下座的聲音,心裡只有一個念頭:「我才剛上座,時間不見了?」我所感受的三、五分鐘光景,竟然真的過了四十分鐘!當年虛雲老和尚曾入定半個多月,自己卻以為才剛入坐,還囑咐復成法師看看鍋裡的山薯熟了沒,打開鍋蓋一看,鍋裡的熟薯已經長了一吋多的霉,足足已過了十多天。我終於可以知道這是什麼樣的感受!

  坐了這一支好香至今已二十多天,沒再坐過同樣的香。團參時,老和尚早有先知地說了:「好像投籃,偶而進一球,再投就沒進,須將功夫練純熟到每一球都進。」我何嘗不知道,下一次要再投進,可又得大費周章!因為這一支好香,雖然這麼短,可花了我十七次禪七,外加佛指舍利的大供養,並於禪七前熟背楞嚴經二十五圓通章;同時禪七的前三天各種苦痛酸麻,如同考前衝刺:當天下午第一支香尾,心意識暫入「地大」,接著,連坐三支香,待下座行香時,卻身輕如燕,腳不酸不麻,行香一馬當先!最後,第四支香上場應考,才能輕騎過關!

  很感恩我同修的護持,讓我得以參加下一梯的「大專教授精進禪七」。七月22日,解七的前一天,下午第一、二支香,連香後下座,才發現100多位男眾學員曾幾何時已出去團參,我居然連一點聲音都毫無所覺!走到禪堂門口,又驚覺禪堂內外成了一片空寂的世界:身外的世界與我的心境一般的空寂!我的心寂然無聲,沒有一點妄想,亦聽不到外界一丁點的聲響:沒有行香的沙沙聲,沒有主體建築施工的聲音,沒有冷氣聲,四周是一片絕對的空寂,如同觀音耳根圓通章所說的:「入流亡所,所入既寂」!雖有耳根,卻對聲塵(聲音)不產生任何作用!如同走入一個360度的超立體無聲電影裡。這時的我,只有一個念頭存在:一片空寂!一直到我上完架房回到禪凳上,才又開始聽見冷氣運轉的聲音及樓下地板上漆的聲音。這時才想到,「迦葉法塵」圓通章:「唯以空寂,修於滅盡」,就是這樣的空寂嗎?接著是團參,我都沒想到請師父開示,這是什麼境界。直到解七茶會尾聲時,才想到,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境由心轉」或「法逐人」嗎?由我空寂的心,把本有些微聲音的外境,轉成了絕對空寂的法界?

  不管那是什麼境界,坐過那樣的香,對我的日常生活起了些微的作用,尤其是面對不順境的時候。例如:7月25日正午,當我走在馬路上,至普眼上課時,我感受到炎炎夏日的悶熱,動一個念頭:外面的境界是電影,與我無關!說也奇怪,走了數分鐘到普眼,竟沒留下幾滴汗,有別於以往回家時的汗流浹背!心念不動,外境就影響不了色身!真所謂,只要不入色聲香味觸法,身與心都能安然無礙!

  靠著禪七的功德力,可以暫時達到「不入色聲香味觸法」之境,但是這念心除了能夠站得住,更要站得長。即使如此,還是要不斷地牧「牛」(牛即是此心),直到牧好了牛,才可以騎牛回家,真正地作自己心的主人!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