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指舍利的啟示
文/普印精舍 楊燕玲(傳梵)
 
  未學佛前,看到醫院中種種病苦,感覺人一生的苦是那麼地真實且難以承受,使我一度掉入憂鬱的情緒中無法自拔。幸而及時遇到貴人教我念佛,當時就好比溺水的人抓到一根浮木。於是,每天下班後我就關在宿舍,把念珠轉了一圈又一圈。雖然完全不知道念佛的意義,但仍得到佛菩薩的加持,心中的痛苦大為減輕。

  或許也因佛菩薩的加被,無意間得遇殊勝經典──《般若波羅蜜多心經》。誦讀後,頓時了悟到一切的感受及思想都是不真實的、瞬息萬變的,無有作者、受者,何來痛苦?了悟這點,便可度一切苦厄!這真正是世間一切學問都比不上的智慧與真理。此後,我深深覺得--修行才是人生最究竟的一條路。

  剛開始,雖然想修行,卻一直找不到相應的道場。有一天,路過普印精舍,被莊嚴的釋迦牟尼佛像吸引進去,又承蒙住持法師慈悲開示。他說:「人人皆有一個不生不滅的本心本性,在那裡?(然後師父用手敲了桌子一下發出『叩』一聲)聽到沒?能聽到的這個覺性就是了。只要找到後,站得長站得久,你就是佛。來上禪修班吧!」雖然只有短短幾句話,卻使我有如發現新大陸:原來人人都可以成佛喔!而且師父還打算教我辦法呢!於是馬上報名初級禪修班。

  上課時,聽師父的開示,真是如沐春風。但是說真的,對於心性的道理及體悟,還是模糊得很。初級班結束時,師父鼓勵我去打七,雖然不確定能不能撐完七天,但師父說打七是整合禪修所學的好機會,所以還是硬著頭皮、忍著腿痛,慢慢跟著主七法師的腳步,去尋找「心」在那裡?終於到第五天下午跑香時,當站板聲一響,當下忽然看到「動的是什麼!不動的是什麼!」頓時內心法喜充滿,師父平常講的不生滅的本性真的存在!從此對佛法、對老和尚更有信心。日後看任何一部大乘經典,不論是從心性的體、相、用,任何一個角度來描述,都不會再混淆不清,因為這些都是同一個東西。

  在還沒遇到老和尚開示心法前,總認為有一個內在的「我」及相對的外在環境。所以讓自己的苦樂覺受隨著外在環境的順逆而起伏不定。因此,面對工作時,簡直痛不欲生!待在那陰暗的病房內,每天照顧一群不是尖聲怪叫、就是打架吵架的精神病患,得到的不是感激,而是莫名其妙的辱罵或突如其來的攻擊。每一天,我的心都跟著病人給我的境界,而起起伏伏、痛苦不已。

  直到遇見老和尚告訴我們:「一切外在境界,都是由自心變現。能起變現作用的這一念心,人人皆有,只因清淨染污的程度不同,而變現出十法界。十法界並不存在於過去或未來,而在當下這一念心。起一個貪心,就墮入餓鬼道;起一個慈悲心,就成了菩薩,就看你平常起的是那一種心念多,就是屬於那一道的眾生。不管起的是善念、還是惡念,都是妄想,能歸於無念才是真的。」真正是無上甚深微妙法,為我解答了在病房內看到的一切現象:妄想症的病人,活在他那光怪陸離的世界中,而我們又何嘗不是活在自己的妄想世界中呢?老和尚也說:執著心就是一切苦的來源。的確,在病房內也看到種種對財、色、名、食、睡的強烈執著,而造成身心痛苦的病人。有每天要開關家中保險數百次者;不斷清點財物的強迫症病人;也有整天不停地吃東西,吃完就去廁所挖喉嚨催吐,吐完再繼續吃者;雖然知道很痛苦,但是心就是作不了主。我們一般人,不也常常受困於自己對五欲的執著嗎?只是表現於外在的情況,看似沒有那些病人嚴重罷了!

  以往只會抱怨病人的不穩定,讓我上班很痛苦。現在則反過來想:因為我的心不穩定,所以病人才不穩定。面對指著我噴口水大罵的病人時,先觀想:罵人的是誰?被罵的又是誰?再想一想六祖大師的滅火名言:「心中無火,火不自火。」先熄滅想發火罵回去的衝動,接著再懷著感恩的心,感謝他給我修忍辱的機會。我發現,往往在這樣做時,都可以使原本暴跳如雷的病人緩和下來。從此以後,上起班來心情完全不同,不再討厭這些以前覺得他們像鬼一樣的病人,反而覺得他們個個都是大菩薩,時時刻刻提醒著我們人生的苦、空、無常、無我,時時刻刻給我機會修六波羅蜜,更重要的是告訴我──萬法唯心造,境是會隨心轉的。

  既然是萬法唯心造,這心又該如何降伏呢?平常努力去除妄想確實是很精進,但是「趨向真如亦是邪」喔!這就是老和尚講的中道實相觀,也就是《金剛經》所說:「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教我們時時刻刻安住在當下,不落兩邊,人生的路就會越走越光明。真的非常感恩老和尚,也希望能生生世世得遇大善知識,能跟著老和尚修行。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