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三十二應化身──普榮精舍喜憨兒普門品共修記
文/普榮精舍研經班 許[王民]鳳居士(傳[王民])
 


  早在兩週前被師父告知,普榮精舍將於十一月十三日為天母啟智學校舉辦一場別開生面的普門品法會,末學被安排擔任寶鐘鼓執事。接到這個訊息時,並不覺得有甚麼不尋常;由於地緣關係,每週二總有啟智學校的老師,帶著五位至十來位不等的學生到精舍來,或者出坡、或者禮佛,所接觸到的啟智學生還蠻聽話的,有幾位在外表、行動上與常人簡直無異。   

  法會當天,負責心燈的師兄們,早已把所有事宜鉅細靡遺地準備就緒,包括經架及跪拜用的拜墊等。在法會正式開始之前,住持見賞法師對會場做了一次總巡視,特別叮嚀發心義工們,由於喜憨兒的動作不俐落,一切都要以安全為重!

  於是大眾開始一場忙亂──臨時撤走了位於大雄寶殿後端幾盆莊嚴雅緻的花卉及盆器;準備備用的拈香爐、拈香盤及抹布,以防拈香時香爐內的香灰被撥出或傾倒;趕緊加寬前後排、左右鄰單經架及拜墊的距離……。此時,末學才警覺到事情不同尋常,開始如臨大敵般地戰戰兢兢起來。

  是我們大意了,居然採用平日共修時經架及拜墊的距離!   

  大夥兒七手八腳地做會前最後的各項調整,一陣緊張之後,時間飛快,已過了約定開始的時刻,稀稀疏疏地僅有幾位師生家長蒞臨。有一位喜憨兒還坐在門外的石階上,執意不肯進來,老師正奮力地和他溝通,要他鼓足勇氣跨入大門。

  從啟智學校步行到普榮精舍的路程並不算遠,尤其走在種有台灣欒樹而聞名的忠誠路人行道上,景色十分怡人,加上不冷也不熱的天候,實在是一種舒適的享受。

  但要護送這群喜憨兒可不容易呢!難為老師了,難為家長了,更難為我們的喜憨兒了……。

  不能準時到,一點也不訝異。

  等著等著,在老師和家長的護送下,一群喜憨兒已來到精舍外面整隊了,一進入大雄寶殿,喔!實在是不容易啊!有些是行動不便,跌跌撞撞地被攙扶進來,有些不能自主地四肢舞動著,有些嘴裡不時發出不知所云的聲響,甚至有一位因為到陌生的環境,駭怕地哭出聲來,比較正常的僅佔少數。當下的第一個直覺是:啟智學校的老師們,您們太偉大了!您們的愛心、您們的耐心是超人一等。第二個直覺是:喜憨兒的父母親屬們,您們真辛苦了,精神方面的承擔實在是不容易啊!

  安撫聲、吵雜聲此起彼落,所幸在維那師嘹亮的爐香讚起腔後,莊嚴的大磬聲、寶鐘鼓聲,配合著大眾的唱誦,掩蓋了其他所有的聲響…,一切終於就序了。 主法法師為大眾拈香祈福後,接著是與會大眾拈香。拈香對他們來說即新鮮又高難度,一陣混亂是可想而知的。 然而,我想到《法華經˙方便品第二》有云:「若人散亂心,入於塔廟中,一稱南無佛,皆已成佛道。」但願與會的喜憨兒們,在拈香禮佛之際,能植入深深的菩提種子,來世六根具備,修行佛法,成道證果。

  隨著木魚的叩叩聲,大眾唱誦到:「若有國士眾生,應以佛身得度者,觀世音菩薩即現佛身而為說法」,應以「何身」得度者,即現「何身」而為說法,觀世音菩薩妙智力,三十二應周塵剎,能說喜憨兒不是菩薩的三十二應化身在向末學說法?

  這次的殊勝因緣,提醒了末學要把握今世「人身難得,今已得;六根難具,今已具;佛法難聞,今已聞;善知識難遇,今已值」的大好因緣,緊緊跟隨著 上惟下覺大和尚,向學佛的菩提大道邁進啊!

  維那師、悅眾師至誠懇切地誦念著,鐘聲、鼓聲齊和著:「觀音菩薩妙難酬,……千處祈求千處應,……南無觀世音菩薩……觀音菩薩……」,末學虔誠地祈求尋聲救苦、無剎不現身的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讓這群喜憨兒也能沾您的無垢清淨光,解除六根不完具的苦,在這世間好好地了所有的業障,來日菩提種子萌芽,結菩提果。   

  「無邊勝福皆迴向,普願沈溺諸有情,速往無量光佛剎…」,法會結束了,菩提道種也散播出去了,但願有情無情同圓種智。正如住持法師所言:「一場法會忙下來,受益最多的還是自己。」這是自利利他的菩薩志業,末學深深地警策自己:是的!佛法難聞,人身難得,六根難具,把握當下吧!



上一頁